•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窃摄2第4章

    发布时间:2020-02-13 00:01:34   
    字数:1014
    第四章无法回应的心意(前言:这一章主要是介绍主角的家庭背景以及过去的经历,对于未来的剧情展开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内容,所以请想看福利的朋友们暂且忍耐一下。这章之后,就是一个大福利的展开了。)邱家在邱凯这一辈,女孩出奇的多,邱凯有三个叔叔,一个姑姑,除了那个最小的姑姑有一个儿子外,其余的都是女儿。因此,有两个儿子的邱凯家在家族里就更显得特殊了。邱凯和邱波兄弟二人相差四岁。虽然邱凯的父亲是兄弟中的长兄,但邱凯却不是他这一辈中最年长的。邱凯的叔叔们大多早婚,姑姑更是在19岁就早早嫁了人,因此在邱凯之前,还有两个分别比邱凯大两岁和一岁半的堂姐,比邱凯小了四岁的邱波,也成了同辈中年级最小的一位。邱家兄弟二人有很多相像的地方,但也有很多地方微妙的形成了鲜明对比。就比如说大学专业上的选择,邱凯作为文科无可奈何的走了工商管理的专业,而邱波则一直是理科投身于生物工程。在与人交往的表现上二人也截然不同,邱凯比较习惯主动出击,与陌生的人搞好关系,而邱波不知道是不是整天待在实验室里和一堆试剂打交道的原因,在社交场合基本都处于默默无闻的空气状态虽然邱凯名义上和家里断绝了联系,但这些年里兄弟二人的联络却是一直都没有中断过。不过算起来,因为邱凯忙于生意和邱波准备考研的原因,兄弟二人也有一年多没见了。出租车掉头前往火车站后,邱凯很容易就找到了邱波。兄弟俩都不是那种会在形式上计较的人,隔着车门互相打量了一下对方,眼前形象与记忆中的鲜明对比让两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这才多久不见,你眼镜怎么都戴上了?高中加大学四年都没近视怎么在研究生沦陷了,还是觉得成研究生了要突出点儿学者的气质?」邱波在邱凯眼中最大的变化,无异是那副架在他鼻梁上的那副无框眼镜了。「我早就近视了,高三的时候视力就下降了,只是眼镜不经常戴而已。最近感觉还是看清楚点儿好,才又配了一副。」邱波笑着回答,然后又反问道,「哥你呢?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怎么现在了这样?」邱波说的是邱凯现在的板寸头。邱凯当年高考结束后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懑,曾经搞了个杀马特的发型,那次着实把邱家老爷子气得够呛,也让邱凯差点被一帮熟人活活笑死。不过邱凯现在的发型,是有些特殊原因的。和李原分别之后,每当他从镜子里看见自己的发型,都会忍不住想起在宾馆的那一夜。所以,为了不让自己的心过分被往事搅乱,他索性去推了个平头,用这种前所未有的发型来强迫自己远离那不该想起的回忆。「嘛,最近头发留太长了,嫌麻烦直接剃了。话说咱们别聊我的发型了,赶紧上车走吧,你的包呢?」邱凯说着,探头望了望,却没在邱波身边发现任何类似行李的东西。「就这些,我又不是出远门,就没带包。」「哦,成,那赶紧上车吧,我还以为你会有一堆行李啥的要拉呢。」邱凯说着,从副驾驶坐到了后排,和邱波坐在一起。「话说,哥你来得还真快啊,我给你打电话还不到十五分钟吧,你就过来了。」
    「我也是正好在这附近而已。对了,你猜我刚才和谁在一起?」邱波道「谁啊?我认识的?」「你当然认识,不过你绝对想不到是谁。」「谁啊?难道是我小嫂子?」「别胡说八道。」听到这个称唿,邱凯的脸沉了下来。邱波口中的小嫂子,指的就是邱凯的初恋,余蕊蕊。邱凯上大学期间,邱波经常利用假期来Z市找邱凯玩,与当时依然是邱凯女友的余蕊蕊之间自然也是大了不少的交道。因为余蕊蕊的身材比较娇小,长得又偏幼龄一点儿,一点都看不出比邱波都大三四岁的样子,所以邱波暗地里就称唿余蕊蕊为「小嫂子」「好吧,我的错,我不说了。」邱波是少数几个知道邱凯与余蕊蕊分手真正原因的人之一,所以对于邱凯的心情,他也十分理解。原本热切的气氛因为一个不该出现的名字而冷了下来,邱凯有些挂不住了,这次毕竟是他先发作,于是便主动开口道:「我遇到付家豪了,你不会连他都忘了吧?」「付家豪?豪哥?我擦,来之前我还和他一起吃过饭呢,他来找你了?」
    「嗯,也不算是找我,他去外地来Z市转火车,顺道而已。」「这样啊。他去外地这事我知道,吃饭的时候他在饭桌上说过,据说是去广州还是深圳来着。」邱波接过话道。「唉……人家现在是大老板了。」「那可不是。」「而且啊,有件事他肯定不会告诉你。」「啥事?」邱波好奇的问道。「他要当爹了。」「啥?」「他要当爹了,做爸爸了。还听不明白啊?」「不,不是,」邱波显然并不是听不明白,只是有些无法反应,「你的意识是……韩慧姐,怀孕了?」「是啊,都三个月了吧,估计到明年夏天咱们就能喝上满月酒了。」「我擦,这还真是第一次听说。」邱波和付家豪自然是通过邱凯认识的,两人的关系虽然只是停留在普通朋友的程度,但邱波放假在家的时候,付家豪经常会来找他玩,彼此的印象都很不错。「对了,我还没问你,你这次来Z市是什么事啊?大学现在应该还没开学吧?」
    「哦,我是来送人的,今天晚上没车了,就打算在这儿先住一晚。」「送人?你来送谁啊?」「一雯。我先送她回学校。」「一雯?」邱凯的脑子一下子没转过来,好半天他想起那个脸圆圆、笑容很甜的女孩,「你是说陆一雯?」「除了陆一雯哪儿还有第二个一雯?」邱波反问道。「额……」邱凯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最后他还是决定直截了当的道,「你们俩现在还好着呢?」「当然。」邱波理所当然的回道,「昨天一雯还在咱家住着呢。」「我擦,见过咱妈了?」邱凯觉得自己的脑子越来越不够用了。「咱爸都见过了。」邱波的语气依旧很自然。「……进度真快啊,小子。」「这还算快啊……我们都在一起快六年了。」邱凯无言,看来他不在家的这几年里,的确发生了很多事情。陆一雯是邱波的女朋友,如邱波所说的那样,两人恋爱长跑了足足六年。虽然还比不上付家豪与韩慧这对青梅竹马,但两个人是高中同学,从关系发展的经历上还是和付家豪与韩慧很相像的。据邱波所说,他和陆一雯是因为大学考到同一所学校所以才好上的,但邱凯总觉得,这一对估计在高中的时候就对上眼了。因为邱波成绩虽然比邱凯好,但要考上国内一流的985院校还太勉强了点儿,最后在高考的时候,邱波居然能超常发挥,和陆一雯考上同一所大学,而且报志愿的时候执拗的不改专业不调剂,这背后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与动力邱凯打死都不信。邱波和邱凯在感情生活上完全不一样。邱凯的感情生活……啊呸,这丫到现在就正了八经谈了一次恋爱,根本就不能算有感情生活。咳咳,和在感情上不务正业,最近一直把女友当炮友的邱凯不同,邱波是始终如一。痴情种子什么的倒也称不上,但邱波的确只谈了这一场恋爱,而且还一直顺顺当当的坚持到了现在。某种程度上,邱凯挺羡慕邱波的。不仅仅是他能遇到一个合适自己的人,还有他们之间这六年来一直没有经历变故。「我说兄弟,你不会也开始打算结婚的事情了吧?」邱凯决定,如果他今天能连续两次听到身边熟人结婚的消息,他回头就去买块豆腐撞死!「考虑了,但决定还是先等毕业后工作安定下来,她家那边倒是有点儿催,不过我们都不着急。」豆腐钱省下来了,但邱凯为啥觉得自己好悲哀……「好吧,好吧。你赶紧把孙子生出来让咱妈安心,然后我就能耳根子清静了。」邱凯说着,拧开一瓶他上车前买的矿泉水。刚才最后要的那二十串羊肉串辣椒有点儿多了……「那可不一定,我走的时候咱妈还说她感觉一定会先抱上你的儿子呢。」「噗——」矿泉水瞬间喷了一车窗玻璃。「哥?咋了你?」邱波赶忙问道,前排的的哥也略微回头看了看情况「没,没事,我没事。那啥啊,兄弟,我咋感觉咱妈是在希望我奉子成婚啊?」
    「没吧?不过哥,我觉得你奉子成婚也挺好的啊。」「好个蛋!再说我现在连奉子成婚的对象都没呢……」「找一个啊!等等,你不是有女朋友的吗?」邱凯停下动作,道:「吹了,分了,国庆节那天刚刚分的。」「分了,为啥?」邱凯翻了个白眼,他总不能告诉邱波分手的原因是他只把人家当裸模,而且最后他还生平首次的被放了鸽子。「你问这么多干啥,先顾好你自己吧。说好啊,你要是真在几年结婚,我肯定去求个观音像给你?」「观音像?」「送子观音啊,或者你干脆奉子成婚吧,这样你对象家那边也不会有意见了。」
    「喂喂,哥,你不想遇到的事情也别咒我好吧?」「切,这可是你先开始的。对了咱妈的身体最近还好吗?」邱凯问道「还好,现在不那么忙了,晚上睡得好了精神好了不少,但她还是闲不住,一天到晚总是忙这忙那的,咱爸和她又没啥共同语言,一雯在咱家住的时候,都是她陪咱妈。我来的那天还陪她出去逛了半天的街,回来直说累得腰疼。」
    「腰疼也还是高兴是吧?」「嗯,她挺喜欢一雯的。」「咱妈就是这样的人,以前咱们俩小的时候总是说自己一天到晚干不完的活,但到老了却闲不住了。」邱凯笑了笑,拍了拍邱波的肩膀,「还真是辛苦你和一雯了啊,我一直都不在家,这些事只能交给你们了。」「我没啥,一雯也挺乐意的。不过哥你还是得回家看看,咱妈虽然嘴上说不用回来,心里肯定还是想着你的。」邱波道。「嗯,我记着呢。」邱凯的声音微微下沉,提起这些东西,总让他心里感觉不是个滋味。自己身为长子,独立了这么多年却还老是让父母担心,说出去不是个样子,自己想着也不怎么好受。不回家的这些年,邱凯感觉最对不起的是母亲,但最无法面对的还是父亲。毕竟一开始邱凯走上这条路的诱因就是和父亲之间的赌气,现在虽然早就不再计较那些事情了,但性格的惯性让他迟迟无法迈出回家的那一步。「咱爸……最近怎么样了?」「还成,就是烟瘾还是戒不掉,和咱妈三天两头的因为这事吵架。」邱波回道。「他都吸了这么多年了,现在工作上的应酬还没断,想戒烟哪这么容易啊。」邱凯说着,下意识地拍了拍自己的口袋,那里也放着一个方形的纸盒,「嗨,我也没资格说咱爸,现在我自己的烟瘾都有点儿控制不住了。」说罢,他将手从口袋上抬起来,对着邱波道,「你现在还是不吸烟吧?」
    「不吸,一雯管得严,不让我吸。」邱波老老实实地实话实说。「哈……果然还是有个媳妇好,能有个人在身边管自己也是个幸福啊。」邱凯双手后背,搂着脖子,似是羡慕又似是感叹的说出了这句话。邱凯和陆一雯其实没见过几次,但他对那个礼礼貌貌、文文静静的女孩很有好感。陆一雯做自己的弟妹,邱凯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但他依然有些担心。现在,邱波和陆一雯都依然算是学生,尽管年龄上早已成年,但依旧没有经历社会上各种经历的洗礼,在未来生活的压力下,他们能不能一直携手走下去,都还是未知数。「邱波。」「怎么了?」邱凯突然严肃起来的声音让邱波也正经起来。「我没见过陆一雯几面,对她的了解肯定不如你多,但有句话我必须要告诉你——如果你真心觉得自己和她在一起合适,就好好对她,一起走下去。无论以后遇到什么事,都要担着、扛住,别因为一点儿小事就每种了。」「哥,我知道。」邱凯的话中若有所指,对于了解发生在邱凯身上事情内情的邱波来说,他知道自己的大哥在向他传达什么。「知道就好,不过光在心里知道可不没用。知道了要做,就算做了不一定能得到想要的那个结果,也要去尝试一下。不然不管过了多少年,后悔都都只会是你自己。」邱凯说着,多年前与余蕊蕊间的一幕幕,数天前和李原间的一景景,逐一像走马灯一般浮现在眼前。心中有股酸涩在波荡,但他已然习惯了。「哥,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你自己也是,也别老想着过去的那些事了。」邱波看着脸上表情渐渐凝固的邱凯,出声劝道。「没事,都这么多年了,好多事我早就忘了。」邱凯口是心非的说着,但邱波没有去指出他这明显的破绽。不知不觉中,出租车已经开到了邱凯家楼下了。付完车钱,邱凯先下了车,然后领着邱波上了楼。邱凯是在两年前搬到这里住的,邱波还是第一次来这里。打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通常的家具摆设,也不是垃圾杂物,而是满满当当的箱子、箱子、箱子。邱凯提前结束自己的「休假」后,存放在他家里的货物就更多了。原本只是占据了客厅的各种包装箱现在已经连唯一剩下的卧室都占领了。邱波看了看那些堆到了天花板的纸箱,又看了看几乎无法下脚的客厅,张大了嘴,只是一言不发「嘿嘿,最近货进的多,店面那边放不下就只能先存在这儿了。」邱凯一边挪开一条让邱波进去的通道一边道。「额,没事,我也不进去坐了。」对于这句话,邱凯没说什么,因为现在他家里的情况的确是连坐下的空间都很稀缺。「嘛,我这儿也没什么好看的,毕竟只是个一居室,除了门厅就是卧室了。」邱凯道,他看了一眼表,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已经快8点半了。「邱波,你吃饭了没?没吃的话我带你去吃饭。」「没,老实说我连午饭都没吃,为了赶十一点到这儿的火车就吃了点儿饼干。」
    「那咱们赶紧去吃饭吧。说吧,想吃啥,只要是这附近的我都还是能请得起的,哈哈。」「随便搞点儿就成,咱们俩还讲究这个……哥你吃饭了没?」「吃过了,接你电话的时候我刚和付家豪一起吃完饭,不过我们俩就是在路边吃了点羊肉串,一会儿我还能再陪你吃点儿。」邱凯道。「成,那咱们随便吃点吧。哥你这儿附近有吃饭的地方没?哎,对了,上楼的时候我看见一楼貌似有个快餐店来着。」邱波突然道。邱波在一楼看到的快餐店,自然就是邱凯经常解决吃饭问题的,林悦叔叔家开的迎客饭店。不过那个地方平时打发肚子还成,请客就有点儿不靠谱了「我说,咱在那种地方吃就成?这附近可有正了八经的餐厅,多走几步去外边吃吧。」「没事,我在实验室的时候天天吃泡面都能过一个月,就去哪儿吧,咱早点儿吃完早点去找住的地方,」邱波说着,指了指邱凯身后那隐约也全是纸箱的影子的卧室,「咱俩总不能挤在这儿过一晚上吧?」「咳咳,也是。」其实邱凯不想去迎客饭店吃饭是有别的原因的,他不是怕去那儿吃饭,而是怕遇到一个人。至于那个人是谁……「你好,两位吗……啊,学长!你来了啊?我好几天都没见过你了。唉,这位……是你朋友吗?」邱凯看着一脸惊喜的林悦,脸上却只有苦笑。自从那天晚上林悦近乎表白的发言自后,邱凯就一直在躲着林悦。已经知道自己照相机里的自拍照被林悦看到了是原因之一,但更多的还是因为邱凯不知该如何面对林悦的心意。而之后与李原的相遇,更是让他的心乱成了一团乱麻。邱凯从来都不擅长处理有关感情的问题,特别是这些感情还是和自己有关的,所以他索性当期了缩头乌龟,这几天里连一向是在迎客饭店里解决的早饭都是买外卖在路上吃。「学长?」林悦对邱凯的称唿着实让邱波有些好奇。邱凯已经毕业五年多了,而眼前的这个女孩明显是刚刚进入大学的样子。如此巨大的差距,彼此之间的关系是如何建立起来的?邱波看着邱凯,眼中包含的玩味让邱凯越发的觉得不安「那个,咳咳。」面对林悦和邱波二人视线的两面夹击,邱凯只好硬着头皮开始为二人介绍彼此。他先指着身边的邱波对林悦道:「林悦,这是我弟弟邱波,现在正在南京读研,你在这方面有问题可以尽管找他。」然后,他有转向邱波:「这个是林悦,这家店老板的侄女,今年刚刚考进Z大,算是我的学妹。」邱凯的介绍谈不上有什么新意,但好在邱波和林悦二人此时都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林悦现在还在上班,店里也有其他的客人,在和邱凯兄弟俩打了个招唿后就又忙于工作了,而邱波虽然细细打量了林悦一番,但他现在的注意力集中在邱凯的身上——准确的说,是邱凯和林悦的关系上。「我说,你一直看我干吗?我脸上长花了吗?」随便找了张空着的桌子坐下,邱凯以及是有点儿被邱波盯得发毛了。「没啊,我只是在想啊,是不是我又要有小嫂子了。」邱波耸了耸肩,直截了当的把话说了出来。邱凯就知道他会这么说,但无法否认的是,林悦可能真的对他有一些异样的心思。但邱凯不是个会拿这种事情炫耀的人,他直接撇了撇嘴,干脆利落的否认:「得了吧,人家可是刚刚上大学的小丫头,而且貌似已经有男朋友了。」「有男朋友了?那我看她看你的眼神和反应,不太对啊,哥。」邱波接着说其实林悦有男朋友这点完全是邱凯信口胡说的,但之前林悦找他做过恋爱方面的人生商谈,这至少说明她并不是没有追求者,所以邱凯也就十分自顾自的并没有把自己的话当瞎说。对于邱波的质疑,他自然是用那句经典的台词回答;「你看错了而已。」「可是我觉得我看人还是很准的啊。哥,咱们说老实话,她是不是对你有那么点儿意思?」其实邱波得出以上假设的理论来源很简单——进门的时候,林悦招唿邱凯的那句话实在是太亲密了。这种亲密是客套还是发自内心,稍微有点儿心机的人一听就能听出来,而邱凯之后的反应,也成为一个很大的疑点。「有意思又能怎么样?她才是个小姑娘,我们俩根本不合适的。」邱凯没有直接回答邱波的疑问,但他的话实际上已经默认了邱波的猜想。「合适不合适,不相处一段时间怎么能知道?哥,要不你先主动出击一下,真觉得不合适再和平分手不就好了。」听完邱波说完这番话,邱凯突然觉得自己不认识眼前的弟弟了。「我擦,你怎么那样看着我?」这回轮到邱波被盯得浑身发毛了。「那啥,我认识的邱波可不会说出这样等同欺骗感情的话啊,你和陆一雯真的是自愿在一起的吗?」「卧槽,你啥意思!就算你是我哥再这么说我也生气了啊!」邱波也忍不住炸毛了。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这个空档,邱凯点的菜已经送上来了。像对其他的客人一样,林悦亲自把盘子端上了桌,但在转身离开之时,她有意无意扫过邱凯眼睛的视线让邱凯的心勐地一沉。这小丫头,不会还想着那些吧?邱凯本以为,他这几天有意的疏远与逃避能够让林悦明白他的意思,但现在看来,林悦不是没有明白,而是不打算放弃。李原的事情刚刚结束,林悦的事情就又摆在眼前。虽然从时间的顺序来看,林悦还要早于李原,而且邱凯对于林悦没有心理上的挂念,应该是个很理想的对象。但扪心自问,邱凯对于林悦并没有那种男女之间的感情。「我能当你的模特吗?」林悦当天的发言如录音般再次回响在邱凯耳边,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蕴含着只有两人才心领神会的坦诚与情谊。坦白了讲,如果林悦和邱凯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邱凯绝对一千个一百个愿意让林悦当他的模特,但邱凯和林悦不是陌生人,两人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邱凯一直都是把这个会甜甜的喊自己「学长」的女孩当妹妹看待的。对于妹妹一般的林悦的表白,邱凯无法接受,却又不忍心直接拒绝。唉,老天爷,我最近是哪儿招惹您了?这一个个的桃花运,我邱某人真心消受不起啊。简单的几样家常炒菜上全了,早就腹中空空如也的邱波直接便开始动筷子了。邱凯之前和付家豪一起吃了一顿,再加上因为林悦的事情而心烦意乱,此刻胃口全无。这个时候,美味的饭菜不合心意,却有另一样东西邱凯十分需求。在邱波略带惊讶的目光中,他从冷柜里拿出了一瓶牛栏山二锅头。「我去,哥你要喝这个?」对于邱波和邱凯两个人来说,这瓶一斤包装的白酒不算是平常吃饭能解决的量。「怎么了?这酒才42度,你成不成,不成我自己喝。」邱凯现在一心想要喝酒,今天一天,和徐聆发生的事情,和邱波关于家里的谈话,以及现在林悦的心意,都让他的心里乱乱的不是个滋味。往常这种情况,邱凯会去MEET酒吧,一个人独坐到深夜。今天他身边还有个能交心的伴儿在,自然更要放开了喝「成,我陪你。」邱波道。这一斤白酒要是让邱凯一个人喝下去肯定会出事,但两个人平分就好多了。况且邱波和邱凯明天都没有特别重要的安排,楼上也就有休息的地方,就算喝醉也不用担心会出事。最后,兄弟二人还是没能把这瓶白酒喝完。邱凯毕竟已经喝了半箱啤酒,虽然现在那些啤酒大部分都离开了邱凯的体内,但酒精的影响还是存在的。酒喝到一半,邱凯就感觉有些不行了,而邱波没经过锻炼的酒量比邱凯还要差一些,自然也是同意就此打住。酒没喝完,人微醉,但邱凯发现自己除了对外界的信息获取迟钝了点儿,思维没有受到一丝的影响。不如说,在酒精的帮助下,如同带上了眼罩、耳塞一般的邱凯心中的苦闷反而被放大了。其实邱凯一开始就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每次喝酒,他的反应都是如此,酒精似乎只能麻痹他的身体,而不能麻痹他的心算了,算了,骗自己有什么用,骗的了一时骗不了一世啊。吃完了饭,就要考虑住宿的问题了。邱凯的小窝是肯定挤不下两个人的,而且看情况估计今天晚上两个人都要住宾馆了,因为邱凯不确定以他现在的状态是否能在把邱波送到宾馆后顺利回来。扶着走路都有些打晃的邱波出了店门,邱凯先让他去楼上放水,自己则在楼下等着。「学长!」回过头,身上依然围着工作用的围裙的林悦,略微有些慌乱的站在那儿「怎么了?学妹,我应该没少给饭钱吧,还是……」但邱凯故作轻松的声音被林悦打断了。「学长……」她抬起头,看着邱凯,那直直看过来的目光让邱凯不由得想要躲避。「为什么,你这几天都没有回来?」「怎么可能没回来啊,只是我回来的晚而已。这几天生意忙,人手又不够,所以都是忙到半夜才回来的。」邱凯解释着,心中隐约已经猜到林悦要问什么了「那早上呢?为什么早上也……」「没办法,生意实在是太忙了,再说我本来就不怎么吃早饭的你不是不知道。」这次邱凯抢在了林悦把话说完之前开口,因为他知道这一点自己实在无法回答。这几天早上他是特意比平常更早起,但无论他早起多久,都能在楼下看到林悦的身影。为了不和林悦碰面,邱凯都是特意等到林悦进店里帮忙之后才悄悄的下楼离开。因为下楼必须要经过迎客饭店门前,有几次邱凯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被店里的林悦看到了,这种刻意的躲避实在太过明显,让他只能用这种同样明显的方法来掩饰。「学长……你在故意躲着我吗?」林悦的声音突然压得很低,她不再看邱凯,垂下了头,几缕没有束起的额发遮住了她的脸,让邱凯无法看到她此时的表情。「额,林悦,我不是……」但林悦在邱凯的解释出口之前爆发了。「我就是相当你的模特!难道那些女人都可以我就不行吗!」声音中带着哭腔,还有一丝不甘与无奈。邱凯想要扶住林悦的肩膀,但林悦勐地将他伸过来的手打开,转身便跑回了店内。没有给邱凯留下任何解释的机会。啊……这是闹得哪一出啊?邱凯站在原地,他知道自己现在就追过去肯定不是最好的选择。况且,从一开始,他就决定要放弃这份对他而言太过昂贵的感情。或许以这种方式落幕也不算坏吧,虽然……不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但现在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奢求那种美好呢?「哥,你怎么了?」方便完毕的邱波从楼上走了下来,他感觉自己貌似错过了什么。「没事,咱们走吧。」邱凯不想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他不知道这次会不会还有一双眼睛注视他的背影,但他知道……结束了。「哥,去哪儿?」出租车上,邱波问着有些发愣的邱凯。「啊?哦,随便找个宾馆不就得了。」回过神来的邱凯说着,依旧有些心不在焉。「我也知道随便找个就成……但我哪儿知道这附近哪有宾馆啊!」邱波无奈中。「额,也是。」邱凯这才发现自己有些不负责任了,他直起腰,对着前排的司机师傅道:「师傅,带我们去附近最近的宾馆吧。」「好嘞。那就去三环路吧,哪儿宾馆特多。」「哦,好……等等!」邱凯突然发现了一丝不对。三环路……这个地名他很熟悉。貌似MEET酒吧就在三环路哪儿来着……貌似他昨天晚上住的那家快捷宾馆,也在三环路来着……额……「师傅,你换个地吧。跑远点儿没关系,找个更好的地方。」邱凯果断改口道。「啊?三环路哪儿就不错了啊。」「换地方,不去三环路!」「你们如果要找四星级的,那这附近可没有,要绕好大一圈去东区。去不去啊?」「额……四星级的不用,师傅你带我们去这附近稍微上点儿档次就成了——只要不在三环路」邱凯说着,突然发现身边邱波看他的眼神不对。「你看我干啥?」「没啥,」邱波道,「你对三环路附近的宾馆有抵触心理?」「问这么多干啥,还不是为了照顾你。」「好,好。谢谢了。」出租车开始转弯了,因为邱凯否定了去三环路附近的选择,司机只能转向前往另一个地方。不过邱凯马上就发现,这司机前往的「三环路之外用很多宾馆」的地方,居然也是他不久前才来过的……合欢街,西大学城。邱凯早就该想到的,要说宾馆集聚的场所,首选的肯定是大学附近了不过当司机停下车的时候,他还是因为眼前的招牌愣住了。「新亚宾馆?嘿,这名字真俗,哥,我记得原本咱家附近就有家叫这个名字的宾馆来着……哥?你看啥呢?」此时邱凯的手上,拿着一张名片。这是今天早些时候,和付家豪分别前他塞给邱凯的,邱凯当时也就是扫了一眼就放进了钱包里。但当时的那一眼,也足以让他因为和邱波同样的理由记住某四个字了那张名片的中心,印着一个名字——王翔。不过这不是重点。在「王翔」这个名字的下面,还印着四个字——新,亚,宾,馆。【待续】clt2014金币+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