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我和猎人

    发布时间:2019-11-25 00:00:41   







        「猎人」在世界上,是个拥有许多特权的一个职业,比如说:你只要取得了「猎人执照」,就可以杀人不用负责、可以任意进出任何国家禁止进入的地区、进入专属网站获得资料、向银行借贷免付利息,甚至只要将「猎人执照」卖掉,就可得到终身享用不尽的财富,所以每年一度举行的「猎人试验」(考试),总是吸引很多人来竞争。


        小傑、奇犽、酷拉皮卡、雷欧力,这一组共同合作已过了不少难关,四人之中除雷欧力之外,都还是少年,他们在参加「猎人试验」之前互不相识,但是因为几次事件,渐渐建立感情。


        雷欧力,成年男子,高瘦身材,梦想成为救济穷人的医生,而参加考试。


        小傑,小男孩,却拥有八吋长的大阴茎,为了成为和父亲「金」一样的优秀的猎人,以及寻找父亲,所以参加试验,个性纯真好奇,亲和力强,五官特别灵敏,具有野兽本能。


        奇犽,出身杀手家族「揍敌客家族」,从小受魔鬼般训练,因为受不了家人的作法,拒绝继承家业,离家出走,外表冷酷,本领高强擅长暗杀技。


        酷拉皮卡,属於拥有火红眼的「窟卢塔族」(他们族人受到刺激时,双眼会变成鲜红target="_blank">class="innerlink">色,因此成为人体器官收藏家蒐集的目标),因为族人全被「幻影族团」屠杀并取走眼睛,为了报灭族之仇而想成为猎人,是个聪敏的美少年。


        在猎人试验中遇到困难,已达淘汱边缘,这时主考官走到他们面前,似乎又燃起希望。


        主考官「玛琪」,是一位「美食猎人」,拥有一星猎人的称号,外表清纯美丽,性情急燥,平时穿着清凉,今天穿着一条连臀部都包不住的短裤,上身则只穿着红色胸罩,再套上薄纱迷你背心。


        小傑的五官特别灵敏,闻到玛琪私处的味道,不禁觉得口乾舌燥。


        玛琪:「我现在正在制造一道「黑暗料理界」的美食,需要一项珍贵的食材──「处男的精液」,若你们愿意提供,就让你们过关.」


        雷欧力搔搔头:「唉!这我恐怕做不到了,小傑,就看你们的了。」


        玛琪:「既然你们同意,就把裤子都解开,等等!雷欧力,你就不用脱了。」


        三个少年脱下裤子,三支颜色、大小不一的肉棒在空气中摇晃着,看来还是小傑的最大。


        玛琪如何判断处男?只见她依次握住小傑、奇犽、酷拉皮卡三人的阴茎,闻一闻味道,说:「小傑、酷拉皮卡,你们跟我来。」


        雷欧力大笑:「想不到奇犽小小年纪就已经不是处男,「揍敌客家族」真是厉害…。咳咳咳!」


        奇犽狠狠瞪他一眼,接着脸色一沉,想起过去悲惨的生活,叹了一口气。


        在另一个房间,玛琪拿了两个罐子给小傑和酷拉皮卡,要他们自慰把精液射在罐子内。酷拉皮卡不好意思:「这个……。要怎么做?」


        玛琪看着他,心想:「现在还有这么纯的少年啊?竟然连手class="innerlink">淫都不会,不过他还长得不错,不如…… 」


        玛琪:「没办法,只好由我来帮你了。」


        说完玛琪缓缓地脱掉衣服,完美的少女裸体呈现在两个处男面前,白皙的皮肤、黑亮的头发、雪白的颈子、柔弱的肩膀和尖挺令人瑕想的完美乳房,及跨下那一片诱人的花丛,清秀稚气的脸蛋与她充满野性的胴体,加起来竟是异常诱人。


        小傑看得双眼发直,跨下肉棒早已一柱擎天,前端甚至已泌出一些黏液;酷拉皮卡反应没那么激烈,反而有点害羞不敢正视玛琪的裸体.


        玛琪跪在酷拉皮卡面前,一手握住他的分身开始轻轻柔搓,肉棒在少女的手中渐渐膨胀,酷拉皮卡闭上眼睛忍不住呻吟,为了不发出声音只好咬紧牙关.


        玛琪笑着说:「舒服就叫出来没关系.」心想:「好可爱啊!这样一来,我更想玩弄你,看你还能忍多久?」一面低头含住龟头,将整个肉棒往口中吞下去直扺喉咙!


        「啊!」酷拉皮卡咬住自己的手掌全力忍耐,玛琪先用口水涂满整支肉棒后,用她嘴唇用力勒住肉棒,开始套动!


        唾液润湿的阴茎摩擦口腔,发出「啾啾」的声音,玛琪激烈地动着舌头,集中攻击龟头的前端的铃铛口,吹、舔、吸、含、扫、点、扣、套、搅、勾、卷等等各种技巧不停施展出来,不久酷拉皮卡双腿发抖,显然即将爆发出来,玛琪这时却用力握住肉棒的尾端,使精液无法射出,等酷拉皮卡的快感稍微消退,再重複刚才的动作,连续几次下来,酷拉皮卡想射却射不出来,反而快哭出来了!


        玛琪微笑:「小酷酷(酷拉皮卡的绰号),你体内的「果酱」都快要沸腾了吧?想射出来的话,就求我啊!求我啊!」


        酷拉皮卡一直忍耐到第七次全身颤抖,双眼都变成鲜红色,终於忍不住大叫:「玛琪姊姊,求求你……让我射出来吧!」(火红眼竟然因此发动,真惨!)


        听到少年的悲鸣,玛琪更加猛烈的动作,含住肉棒快速的前后套弄,以小傑惊人的「动态视觉」,竟然也只能看见玛琪头部的「残影」,一般人可能完全看不见,可见玛琪的口技已达「神乎奇技」。


        「啊啊啊!」酷拉皮卡「拚命」射出精液,彷彿连血液都要一起射出来似的,「霹雳啪啦」打在玛琪手中的空罐内!


        等到挤出最后一滴精液后,酷拉皮卡无力坐在地上,「火红眼」也渐渐消退。


        玛琪用手擦擦嘴角的黏液,问在一旁已呆住的小傑:「你要自己弄?还是要我帮你?」


        小傑:「我,我自己来就好………」


        看到玛琪的「口交神技」,小傑冒冷汗,心想:「玛琪外号是一星「美食猎人」,但是口交技术简直可怕,我觉得还要加上「口交猎人」的头衔才对。」


        小傑又问:「我们这样算通这关了吗?」


        玛琪摇摇头:「不行,至少要把一个罐子装满才行。」酷拉皮卡听了差点昏倒。


        玛琪又说:「没关系,酷拉皮卡,你可以「分期付款」,反正猎人试验还要很久才结束。」


        因为小傑和酷拉皮卡的「牺牲」,他们四人终於获准通过这一关的试验。看到玛琪的裸体,小傑开始对女性的身体感到更好奇,跑去问雷欧力。


        小傑:「雷欧力,男生和女生有什么不一样?」


        雷欧力哈哈大笑:「小傑,你终於「长大了」,这问题问我就对了,我的医学知识相当好,让我好好为你上一课「健康教育」。」


        当小傑正在上「两性教育」时,酷拉皮卡来到玛琪的房间,准备贡献「处男的精液」,一进入室内,酷拉皮卡顿时暂停呼吸,心跳加速,差点流鼻血。


        玛琪侧卧在床上,身上只披着一件粉红色的薄纱睡衣,睡衣里面一丝不挂,玲珑的曲线一览无遗,胸前两点红色乳头清晰可见,甚至跨下黑色阴毛都可以一根根数出来。


        玛琪招招手:「美少年,把衣服脱光,到床上来………。有什么好遮的?你早就被我看光、舔光了,把手拿开.」


        光着身子的酷拉皮卡有如害羞的「小红帽」,玛琪有如「大野狼」。


        玛琪妩媚地笑:「小酷酷,别害羞,来摸摸姊姊的奶奶,来,我教你怎么为女孩子检查乳房,「三分钟护一生」。」


        酷拉皮卡被迫为玛琪按摩胸部,展开「性教育第一课」,过了大约二个小时后……………。


        小傑上完课看到酷拉皮卡,问:「你还好吧?脸色有点苍白。」


        酷拉皮卡苦笑:「还好,手掌磨破皮,双腿发软。」


        接下来几天,酷拉皮卡晚上都到玛琪的房间「捐精」,玛琪也总是让他想射又射不出来,使酷拉皮卡频频发动「火红眼」,时间一次比一次久。酷拉皮卡后来能够长时间使出「火红眼」,就是那几天在床上练出来的!


        二。 号码牌争夺战


        好不容易通过了美食测验,众考生乘坐飞行船来到一处充满废船的港湾,登上一台战舰,主考官是一对老夫妇,要所有考生都下海去找沉船的宝藏,来作为房租。小傑打捞到一只项炼「海洋之星」,和奇犽分配同住一间.


        当天晚上,那对老夫妇竟然不告而别,众考生搜索军舰,从航海日志中得知:这个海域将在几天后进入可怕的暴风,为了求生,所有的考生不得不合作,设法让军舰能再度航行。


        雷欧力和小傑分配到打捞主炮的炮弹,雷欧力叹道:「这艘船名竟是「铁达尼号」,真是不吉利!」幸好在众人努力下,终於脱离暴风圈,也算是通过这关测验。


        「猎人试验」再度开始,本次测验的办法是:要考生全部依序登上一座小岛,设法抢夺别人的号码牌,并守住自己身上的号码牌,自己原持有的号码牌算三点,自己被指定要抢的目标算三点,其它人非指定的号码牌则各算一点,总共要得到六点才算通过.


        小傑要抢夺的目标竟然是所有考生中最强的──「西索」,外号「奇蹟的西索」、「不败的西索」、「魔术师西索」,(这些头衔好像在田中芳树的某部作品出现过?)


        记得小傑和西索初次见面,西索还发出:「桀,桀,桀。」的笑声,小傑还以为西索在叫他,吓了一大跳。虽然西索相当欣赏小傑的潜能,也不可能白白的送出自己的号码牌给小傑,打又打不过西索,所以小傑只好窝在一棵大树上沉思。


        隔天,因为弄蛇人把大批毒蛇布署在山洞中,把小傑、酷拉皮卡、雷欧力,以及「昆虫使者」「彭丝」都困在洞中,为了脱困,小傑闭气数分钟,由彭丝放出催眠瓦斯让其它人和蛇都睡着,再由唯一清醒的小傑,把其它昏迷的考生,包括雷欧力、酷拉皮卡都揹出山洞。


        「昆虫使者」彭丝,是能控制蜂的「操纵系」念能力者,看似永远长不大的清纯面孔,娇小的身材,有如偶像少女歌手,也是「罗莉控」的最爱。


        小傑最后揹彭丝出山洞,少女柔软的双乳压在他背上,心想:「男人都好重,只有彭丝不但轻,而且身体软软的,摸起来好舒服。」


        又想:「大家都睡着了,不妨利用这个机会,试试雷欧力教我的「交配」。」


        小傑把彭丝抱到草丛中,很快把她脱得一丝不挂,彭丝的胸部不是很丰满,好像是两个小馒头,但是在呼吸起伏之间,感觉特别有弹性;而那樱色的乳头,配上白皙牛奶般滑腻的肌肤,更是闪闪发亮。


        彭丝的腹部平滑但又尚显单薄,下体的耻毛稀薄,膨胀的耻丘下的裂缝,好像一朵绽开的花蕾一样,可以看到内部粉红色的肉尖;裂缝的上端呈突出状,是发达的阴核,与其说是粉红色,应该说是肤色更恰当,阴核皮下是小小的阴蒂;左右对开的花瓣并不太对称,小阴唇的唇呈纵开状,微微张开,像是没有被人触摸过的,漂亮的粉红色地带。


        看过少女稚嫩的裸体,小傑跨下早已「一柱擎天」,不过他没忘记之前雷欧力传授的性知识:「一定要弄湿了才能插进去!」


        小傑用手指拨开耻毛,仔细地轻抚整个外阴部,「原来这是女孩人的「百慕达三角地带」?好奇怪的构造!」接着将手指往更深处推进,小小花卉上的内壁及惹人爱怜的膣口,渐渐涌出蜜汁。彭丝下体笼罩着一股少女的体香、处女特有的耻垢、以及残留的尿骚味,合成一股酸酸甜甜的味道。(只有小傑嗅觉特别好,才能分办出各种气味。)


        受到爱液的润泽,阴蒂呈现耀人的光泽,被包着的耻丘也胀大不少。小傑将鼻子放在耻毛上,然后用舌头舔着那道裂缝,同时手掌向上,用中指直接插入膣口。舌头在膣内的上部刺激着,因有充份地润滑,中指直插到摸起来宛如栗子般的子宫口!(雷欧力的性教育果然相当仔细。)


        小傑心想:「这样应该够湿了吧?」


        抹抹沾满少女蜜汁的嘴唇,加上自己的口水,涂抹在自己的肉棒上,怒张的「小弟弟」有如等待发射的要塞主炮───「雷神之鎚」,声势惊人!


        被充分润湿的龟头,为了确定位置,开始上下地在裂缝中摩擦着,「嗯!雷欧力说是下面那个洞洞。」接着小傑跪下,用手抓住彭丝纤细的双足,并将它们撑的开开的,挺腰直进,将阴茎插入大半!


        「啊!真好!」肉棒被温暖的触感包围住,有如被橡皮筋紧紧缠住一般,小傑爽得大叫。


        「唔唔唔!」彭丝忍不住呻吟,虽然还在昏迷中,仍隐约到疼痛,小傑的肉棒实在太大,不是一般女人能承受,何况彭丝还是未经人事的处女。


        小傑一面轻轻抽送一面往前挺进,感到前面有层阻碍,「这是雷欧力所说的「处女膜」吧?」小傑深吸一口气,腰部用力向前,一下就刺破彭丝最后一道防线,龟头前端直逼子宫口!


        「啊啊啊啊啊───!」彭丝发出断魂般的惨叫,痛得全身发颤。小傑想要使用「九浅一深」的秘技,无奈少女的阴道实在太紧,把肉棒勒得几乎动弹不得,小傑后退、彭丝整个人就被拉过来,彷彿两人黏合为一体无法分开.


        小傑开始紧张:「怎么办?万一拔不出来…。等到彭丝醒来,一定会杀了我,米特阿姨,对不起,我失败了,不能喝你酿的酒了…………啊!对了,用转的。」


        正好想起家乡米特阿姨,用开瓶器打开瓶塞的画面,小傑索性整个人趴在仰卧的彭丝身上,以男女的结合部位为圆心,手脚并用,开始原地旋转!


        小傑:「喝!看我自创的「无敌风火轮」!」


        彭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小傑不断加速的旋转,彭丝原本痛苦的呻吟,渐渐转为甜美的嚥语,小傑越转越快!彭丝的声音越来越高昂!


        「啊!好像快尿出来了!」小傑精门一松,激烈的精液直接射入彭丝的子宫中,少女的膣内彷彿有个舌头一样,一直吸吮着他的阴茎,小傑疯狂地发射着,彭丝不断地喘息着,下腹也不断地起伏。


        因为射精后「暂时」缩小,加上超量精液的润滑,小傑得以拔出肉棒,彭丝粉嫩的阴唇一片红肿,逆流而出的精液夹杂着鲜血,白浊的粘液加红色的血丝,构成一幅最class="innerlink">淫靡的图案。


        看到脚下少女细小的身躯、小巧的乳房、紧窄的阴户还缓缓流出带有血丝的精液,小傑更加兴奋,低头把彭丝的左乳含在嘴里,另一手抓着另一只小馒头不停抚弄。


        「试试雷欧力教的「老汉推车」吧!」把彭丝抱起让她面朝下趴在地上,小傑再将她的臀部抱起,用双手抓着圆圆臀部,用力分开,就看见可爱的小腹和微开的阴户。先把龟头挺进大半,小傑改用双手紧紧抱着彭丝腰际,腰部用力一挺,龟头推开嫩肉节节前进,一直插到子宫口!


        小腹不断拍打着彭丝的臀部,发出「啪!啪!啪!」的声响,每插进一下,都伴随着彭丝痛苦的呻吟,龟头像伞状突起的菱边,强力的刮着幼嫩的阴道壁,好像要把嫩肉擦破似的。


        彭丝的阴道因痛楚而收缩,拚命的抵抗小傑巨大的阳具,随着阴道强烈的抽搐,龟头一阵酥麻直透脊髓,一股精液强劲射出,随着一阵阵的抽搐,小傑把精液尽情射入少女的阴道深处。


        直至阳具的抽搐停下,再没有精液射出,小傑仍舍不得把阳具抽出,继续在已装满精液的小小蜜class="innerlink">穴里抽插,「噗滋!噗滋!」满溢的精液自小阴唇溢出,直到阳具渐渐软化、退出,带血的精液都流到草地上。


        小傑坐在地上沉思,想的不是如何得到西索的号码牌,而是雷欧力传授的其它招式,打算一一在彭丝身上实验,唉!彭丝真是命苦。


        直到黄昏,彭丝全身已沾满了黏液,小傑对抢号码牌忽然有了灵感:「西索不可能永远保持警戒,我可以趁他不注意时下手!」却没注意到西索从头到尾一直在旁边偷窥.


        看着小傑离去,西索舔舔嘴唇暗笑:「小小年纪就能自创必杀技「无敌风火轮」,桀!桀!桀!小傑果真是个甜美的果实,潜能不可限量啊!」


        「易耳谜」(奇犽的大哥):「你现在不除掉小傑,他以后一定会成为厉害的对手。」


        西索:「小傑是我的,任何人都不准插手。」


        易耳谜:「好吧!不过彭丝长得还真不错,有没有兴趣玩一玩啊?」


        西索:「我对坏掉的玩具没有兴趣。」


        一名邪恶的考生「东巴」要偷袭雷欧力,反而被打倒,雷欧力不屑地说:「什么「新人杀手」东巴?这么没用,你还未够班啊!(本台词请参考香港格斗漫画)怎么会是我「少女杀手」雷欧力的对手?」东巴也被淘汰了。


        彭丝醒来,眼睛被小傑的精液糊得睁不开,又把口中的黏液全部呕出来,这时才觉得下体有如被撕裂般疼痛,大叫:「呜呜呜………。好痛啊!怎么流血了!全身都是白白的黏液,嗯………。噁!好腥哦!好噁心啊!」


        最可怜的是彭丝,不但失身,号码牌也被抢走,惨遭淘汰,她走到河边洗澡,边洗边哭边骂,一摸到疼痛的肛门,越想越气,把岛上所有的蜜蜂都召唤过来:「你们去寻找这种味道,把有这种味道的男人螯死!」


        小傑走到草丛中尿尿,只听到一阵蜂呜,瞬间上百只蜜蜂把他的下体完全盖住!「哇啊啊啊───────!痛死我了!」小傑痛得在地上打滚,他的阴茎足足被螯了上百针,肿胀得像一条大苦瓜!


        号码牌争夺战结束,小傑、奇犽、酷拉皮卡、雷欧力四人顺利抢到号码牌,感情更好,形影不离,被称为「F4」。


        三。 猎人执照


        到了猎人试验最后一关,「猎人协会」的会长「尼特罗」要众考生进行「PK」,不过不能杀死对方,只能设法让对手开口认输。小傑对上的是忍者「半藏」,因为实力差太多,小傑一下被打倒,但是无论半藏如何用刑,小傑死都不认输,半藏只好放弃,并称小傑为「铁壁小傑」!


        小傑虽然被打伤,仍向尼特罗打听父亲的行踪。


        尼特罗:「喔,你是说金啊!他很有名,曾为美国的黑人争人权;写了很多恐怖小说,同时又发表「金赛性学报告」呢!」


        「萨茨」在旁提醒:「会长您说的是马丁路德。金,以及史蒂芬。金,和金赛博士,然而小傑的父亲名叫金。富力士!」


        尼特罗:「我想起来了,金是举世闻名的念能力者,拥有「三星猎人」的称号,他还和一些同伴制作了一套游戏,名叫────「同级生」!」


        萨茨再度提醒:「会长!那套游戏名叫「贪婪之岛」才对,您说的同级生是一种「Hgame」」!(Hgame,是一种带有色情的成人电脑游戏)


        小傑:「贪婪之岛,好!这下有线索了。」


        PK的过程中,出现意外,奇犽因为杀了对手,而被判失去资格,接着又被他大哥「易耳谜」带走了!


        经过重重关卡,「猎人试验」结束,通过者都从尼特罗会长手中领到「猎人执照」,但是酷拉皮卡没拿到。


        尼特罗宣布:「酷拉皮卡,玛琪要亲自颁发执照给你。」酷拉皮卡突然感到一股凉意。


        酷拉皮卡来到玛琪的房间领取「猎人执照」,出人意外的,玛琪穿着十分整齐(还是只有穿内衣,对她来说已算保守了),坐在床上,笑容可掬地看着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咳!感谢玛琪小姐的照顾,那「猎人执照」能不能现在交给我?」


        玛琪:「别急,只要你能通过最后的「测验」。」


        酷拉皮卡:「好,我接受!」说完自动脱下衣服,玛琪也立刻脱得一丝不挂,两人动作都在一秒内完成,玛琪含住他的分身,灵巧的舌技立刻让肉棒抬头挺胸,之后却在酷拉皮卡的肉棒根部,用极繁複的手法绑上一条白色丝带。


        玛琪笑道:「小酷酷,这种绑法是「幽游白书」中记载的「禁咒带法」,一旦绑上去啊,你是射不出来的。」


        要酷拉皮卡躺下来,女孩张开双腿朝向他,神秘处有如一朵盛开的兰花般,正妖艳的吐露着芬芳的气息。


        「小酷酷,仔细看着,花蕊里有两个小洞class="innerlink">穴哦!」玛琪的花瓣呈现可爱的粉红色,洞口微微一张一合,有如嘴巴表达出某种渴望。


        玛琪露出「淫笑」:「小酷酷,向你的「处男」说再见吧!」


        玛琪跨坐在酷拉皮卡身上,一手握住少年的肉棒,腰身渐渐下沉,「滋滋滋滋!」膣里面早已经湿透,鲜艳欲滴的秘唇很快就将愤怒的肉棒吞没了一半!


        「啊!」肉棒被玛琪温暖的小class="innerlink">穴包围着,酷拉皮卡只觉得好紧、好温暖、太舒服了。


        骑在上方的玛琪有如恶魔:「呵呵呵……小酷酷,恭喜你从处男「毕业」了,不过你得让我满意,才能领到「猎人执照」哟!」


        为了成为猎人,酷拉皮卡使出浑身解数,上下挺动着自己的分身,手也没有闲着,左手抱着玛琪的腰肢,右手不断揉搓她的乳房。


        「嗯嗯,感觉不错,再,再深入一点…。」


        大肉棒在玛琪的身体里插进抽出,酷拉皮卡越来越进入状况,开始加重冲击的力度,每三次就直达花心!


        「啊…插到里…面了…。 很酸啊……… 涨死我了…动吧…塞到很满…快动。!」


        听到玛琪的呐喊,酷拉皮卡慢慢挺起臀部一下一下重重地抽送,由於蜜class="innerlink">穴内蓄存大量的淫水,很轻易把每一下都插到了深处。


        「啊……快……来了……快了……!」突然从花心喷出一道热液,淋到狂抽猛送的龟头上,玛琪忍不住达到第一次高潮。


        望着满脸通红的美人,酷拉皮卡的龟头抵到花心处,不停的磨擦着,玛琪被磨了几下,又紧张的叫了起来:「啊……又来了……我……受不了……小酷酷,你太厉害了……啊……快点……」


        发动「火红眼」的酷拉皮卡,有如一头猛兽,起身将玛琪按倒在床上,双臂挟起她的美腿,用另一种姿势进攻!


        「啊…太刺激了…嗯…我又泄了……我死了…!」玛琪浑身发抖,双腿紧紧挟住酷拉皮卡的腰部,子宫收缩,喷出第二次的爱液。


        酷拉皮卡感到肉棒简直快爆炸一样,但偏偏又射不出来,努力想解开「禁咒带法」,却徒劳无功,这时玛琪已渐渐恢复的意识,真不愧是一星猎人!


        「卡铿!」不知何时,一条锁炼已套上酷拉皮卡的脖子,玛琪握住锁炼笑道:「小酷酷,我们来玩更刺激的!」


        为了反击,酷拉皮卡只好再度反攻,用两手抓住玛琪的双乳,捏着、挤压着,还不时用牙齿咬,配合着下部的活塞运动,已经进入了半疯狂的状态;玛琪随着抽插不停的颤声呻吟,双眼迷离,双手不断的在酷拉皮卡后背上抓来抓去,粉嫩的娇躯在男人怀中,好像风雨飘摇中的小船。


        「啊!!啊……出来了!!」玛琪狂叫,在酷拉皮卡强烈冲击下,三度达到高潮。


        双方难得休息片刻,玛琪转身,四肢着地,抬高臀部,形成「狗爬式」,「小酷酷,来吧,这次从后面来!」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被套上锁炼的酷拉皮卡有如一具「性爱机器」,始终不见软化的肉棒再度顶进蜜class="innerlink">穴中,从背后用力握住玛琪那对摇晃的乳房,随着酷拉皮卡的抽送,两人跪地缓缓在地板上向前爬行,整个房间充斥着锁炼摩擦声、男女欢悦的呻吟、肉体撞击声。


        因为不断前进,玛琪的脸贴到窗户上,她索性把窗户打开,上半身伸出窗外,悬在半空中,酷拉皮卡从后面握住她的腰身,继续用力的突刺,从窗外看,只见玛琪全裸的上半身,在半空中上下左右激烈摇摆!


        两人不知大战了多久,不知换了多少种姿势,直到玛琪解开「禁咒带法」后,酷拉皮卡才极其猛烈的射精,想把玛琪射穿似的,填满她整个蜜壼。激情过后,软下来的分身滑出了阴道,白浊的爱液从红肿的花瓣中滔滔地流出来,滴落在地板上。


        玛琪:「小酷酷,谢谢你,这是我有始以来最最最棒的体验,真想把你调教成我的专属爱奴。只不过我还要去寻找「传说中的七个厨具」,后会有期。」


        被「玩弄」后酷拉皮卡,火红眼流下两行泪水,接过「猎人执照」,蹒跚走出房间,因为这次难得的体验,使他对炼子产生特殊的感情,成为他日后选择锁炼作为武器的原因。


        在走廊上,刚拿到「猎人执照」的小傑和雷欧力正在讨论未来。


        小傑:「雷欧力,你以后要做什么?」


        雷欧力:「我要准备医生资格考试。」


        小傑:「好伟大哦!你想当哪一种医生。」


        雷欧力:「我想当妇产科医生,因为可以每天都看到不同的………。咦?那不是酷拉皮卡吗?」


        这时,酷拉皮卡蹒跚地走来,小傑和雷欧力走近一看,发现酷拉皮卡,睁大了「火红眼」,无神的看着前方,流下两行泪水。


        「酷拉皮卡!你怎么了?」


        「别阻挡我!否则………。」


        酷拉皮卡的火红眼木然的看着前方,双手捧着用肉体换来的「猎人执照」,从小傑和雷欧力的中间走过去,显然,他受到很大的刺激,从此又产生另一种人格。


        今年的猎人试验全部结束,「F4」之中,只有奇犽没拿到「猎人执照」,回到「揍敌客家族」。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