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风水大师

    发布时间:2019-10-08 00:01:01   


    黄昏时候,一辆红色雅哥汽车开进车库,听到车库铁门关上的声音,我正好把
    最後一道青菜炒好,老公最近都比较早回来,最近经济不景气,工厂的订单比较少
    ,应酬也相对减少,这样也好,反正家里也不缺钱用,以前工厂忙得时候常常一个
    月难得在吃一次饭,现在可是标准好老公。
    「可以吃饭了。」我走到客厅,正好遇上刚走进来的老公。
    「好啊!小芬和小苹回来了吗?」老公一脸疲倦的问我。
    「回来了!都在房间,你去换衣服顺便叫她们下来吃饭。」我倒了杯冰茶给老
    公。
    「好!」老公喝过茶便上楼去了,我趁机坐在客厅休息一下,这麽大一个家打
    理起来还真辛苦,好在小芬和小苹还算乖巧,三楼都是她们自己整理的,偶而也会
    帮忙做家事。
    顺手打开电视,随便转了几台,最近的电视越来越难看了。下午好不容易才把
    庭院清乾净,这两天台风,被吹的乱七八糟,老公种的一些花草都被吹断了,连棚
    架下面一些名贵兰花都被吹落,住到台中已经十几年,还是第一次被台风吹的这麽
    惨,想到老公心疼的表情,真没办法,有些品种还不一定能再买得到。
    「妈!可以吃饭了吗?」小芬和小苹两人下楼来。
    「可以了!顺便帮你老爸盛碗饭。」我站起来和两人一同走进厨房。
    小芬是姊姊比较懂事,马上就去准备,小苹坐下接过碗便开始吃起来,一会儿
    老公也来了,一家子一同坐下吃饭。
    「小芬,最近功课怎麽样啊?」老公很注重小孩子的学业,常常关心她们的功
    课。
    「还好啦!」
    小芬今年国二,刚进入反叛期,虽然很乖巧,不过她不是很喜欢我们管太多。
    「嗯!」老公今天心情不是很好,我也没有多问。
    「工厂有什麽事吗?」我试探的问老公。
    「没什麽事!今天老陈打电话来,说暂时没办法还钱,还要再调一千万。」老
    公无奈的说。
    老陈是他的好朋友,开了一家纺织公司,最近到大陆设厂,经营的好像不是很
    顺利,这家公司老公也有投资,所以老陈常常跟老公调头寸。
    「那你要借他吗?」我觉得不是很妥当。
    「借啊!都投资下去了!还有什麽办法?」老公也没有办法。
    「可是工厂最近生意不是不好吗?还有那麽多现金吗?」我开始有点担心。
    「现在电子零件不是很好做,我最近在打算要不要把工厂收起来。」老公虽然
    这麽说,但不是很有把握。
    「收起来也好,又不是很赚钱,到时候再看看有没有什麽生意可以做。」我不
    是很懂,不过我一向很支持老公。
    「吃饱了!」两个孩子很快便吃饱了,跑到客厅去看电视。
    「今年真不顺!生意难做不说,股票也赔不少,土地又被划成工业区,连个小
    台风都会把兰花吹掉。」小孩子离开後,老公开始唠叨。
    「没关系啦!我们保守一点,不要乱投资就好了。」
    看老公心烦我也心疼,安慰着老公,反正公公留下的资产几辈子也吃不玩,光
    是土地就有好几十甲。
    「听说台北那边有个妙地老师很不错,我想去问看看。」
    老公突然这麽说,我倒是很讶异,平常老公是不拜神念佛的。
    「你怎麽会想到要去问这个?」我很奇怪老公为什麽会这麽想。
    「也没什麽啦!是老陈今天说的,他已经去问过了,听说很准,所以他今天信
    心十足的跟我调钱,说是得到名师指点,这次一定可以反败为胜。」老公终於说出
    来,是老陈的主意。
    「好吧!如果很准,去问看看也好。」我想准不准倒是其次,心安最重要。
    大家都吃饱饭,我把厨房收拾好,就先上楼洗澡,老公陪两个女儿看电视,小
    苹才小学五年级,最爱腻着她老爸,通常这样一定是又想买什麽宝贝了。
    热水淋在脸上,真舒服,一天之中最享受的就是这个时候,结婚十几年,生了
    两个小孩,我的身材还是维持得很好,不过比起少女时代明显丰腴多了。
    我把热水关上,将一瓶特别的药膏抹在手上轻轻的按摩自己乳房,这是看第四
    台买的,听说可以使胸部恢复坚挺,快四十岁的年纪,加上我的乳房又大,前两年
    有点下垂,这种沐浴乳还满有用的,现在乳房已经不再下垂,甚至还满有弹性的。
    按摩完乳房後,我拿了另一瓶乳液,用手指沾一点点然後抹在乳头和乳晕,这
    也是第四台买的,可以使乳晕变红,刚用没几天,还不知道有没有用,两个女儿都
    是喝母乳的,这使得我的乳晕特别大,又黑,实在是破坏胸部的美感,早知道就不
    用母乳喂了。
    洗完澡出来,拿了件蓝色丝质睡衣穿上,准备到楼下和他们一起看电视,我习
    kkbokk.CoM
    惯睡衣里面都不穿内衣,这样才舒服,而且家中除了老公之外,都是女的,暴露一
    点也没关系,两个女儿也都受到我影响,都和我一样,不过她们喜欢穿可爱型的睡
    衣。
    一家人看完八点档的电视後便各自回房,老公一上床就睡了,前几年的应酬使
    得老公的身体变的很不好,常常显得很疲倦,这两年和老公几乎都没有做爱,早也
    已经习惯了,最近把心思都放在两个女儿身上,也没有精神想到这个问题。
    ************************************************************************
    老公今天上台北找妙地老师,明天才回来,晚上我开车带两个女儿到外面吃饭
    ,吃完後顺便逛逛百货公司,小芬的胸部越来越大,要帮她买一些胸罩。
    小芬挑了件运动式胸罩和少女胸罩,我这才注意到,虽然才国中二年级,小芬
    的胸部居然有32B那麽大,加上162公分的身材,又是长长的瓜子脸,这妮子
    以後一定会迷死很多人。
    逛到一半,小苹突然要上厕所,我连忙带她到厕所,哪知道一会儿之後,小苹
    眼睛红红的走出厕所,走到我身边偷偷告诉我说她流血了,我吓一跳,连忙问她那
    里受伤,小苹说尿尿的地方在流血,我听了就松一口气,原来是初经来了,连忙叫
    小芬去买卫生棉,顺便再帮妹妹买件生理裤。
    回家路上,小芬倒是很疼妹妹,一路上告诉小苹一些女人的基本常识,小苹听
    了似懂非懂,好像只知道自己以後每个月都会流血,现在的小孩发育都特别早,小
    芬也是小学就已经有月经了,小苹和姊姊不一样,比较娇小,好像洋娃娃一样,以
    後应该不会像姊姊一样高吧!
    晚上看小苹还是很害怕的样子,就叫小苹来和我一起睡,小苹从小就很缠人,
    一直到小学二年级才敢一个人睡,小苹天真的问以後是不是会跟我一样,胸部也会
    变大?我捎小苹的胁下,弄得她吃吃的笑,然後告诉她以後会跟妈妈一样。她好奇
    的摸着我胸部,一股麻痒从小苹抓着我乳房的小手上传来,全身登时发软,连忙把
    小苹抱起来,要她乖乖睡觉。
    小苹睡着後,我爬起来到浴室冲个冷水澡,最近感觉自己的身体变的特别敏感
    ,而且这几天也开始有冲动,需要被爱的冲动,刚刚就已经全身发热,翻来覆去睡
    不着,明天老公回来一定要┅┅但是十几年来都是老公主动,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开
    口。
    ************************************************************************
    老公中午便回家了,很难得看到他神清气爽的样子,虽然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
    ,不过老公看起来还是精力充沛。老公一回家便直说妙地老师真准,一看到他便指
    出他身体不好,肝有问题,肾也开始变差,而且说家里运势很不好,最近一定损失
    不少。
    「那该怎麽办呢?」我半信半疑的问老公。
    「老师说我们家今年有劫数,而且事情会很大条,一定要改运。」老公信心满
    满的说。
    「真的吗?准吗?」我还是有点怀疑。
    「准!我还没说话,老师就把家里的事说的清清楚楚,甚至连你曾经流过小孩
    都知道。」老公神秘的说。
    「真的?」我有点相信了,那是第三胎,我不小心跌倒流掉的,还好才两个多
    月,不过老公一直耿耿於怀,如果是男的就好了。
    「而且老师还说我们如果躲过这个劫数,还会有小孩,还是男的。」老公眉飞
    色舞的说,一直没有生个男生来传宗接代是我们最大的遗憾,上次流产後,医生说
    要在有小孩的可能性很低,更何况我已经快四十岁,原本以不抱任何希望。
    「那该怎麽躲过这个劫数?」我担心的问老公。
    「妙地老师说他跟我们有缘,因此他要来家里特别做法,他说还好我们遇到他
    ,不然可惨了。」老公一副得救的神情。
    「那!什麽时候?」听到有得解救,我心想越快越好。
    「明天!老师说明天是吉时,而且有些东西我们要赶快准备。」老公连忙要我
    去买一些三牲和拜拜的东西,然後赶去公司,因为他特别请老师帮他看看公司可不
    可以继续经营。
    ************************************************************************
    老公一早便去机场接大师了,我在家中把礼品准备好,还要两个女儿请假待在
    家里,听到车子回来的声音,我连忙到门口迎接。
    「嗯!」大师一看到我便直盯着我的眼睛好一会儿,然後一副神密莫测的样子
    ,没有再说话。
    「大师请进!」老公恭敬的请大师进屋,大师抬头打量了一下屋子後才进门。
    「大师请!」我连忙拿拖鞋给大师穿,但大师没有脱鞋,直接穿着鞋子进来,
    我不敢多问,不过我注意到大师穿的是法鞋。
    「带我到四处看看。」大师终於开口了,老公连忙带大师四处看,我赶快倒茶
    放到桌上。心想这位大师没有很高,大概160几公分吧,理个平头,穿着中山装
    ,看起来倒是很有仙骨的样子,只是那对眼睛小小的,却非常尖锐,有点令人感到
    害怕。
    「这间房子和你的八字相冲,要改风水。」大师看完房子回到客厅。
    「那该怎麽办?要不要搬家?」老公紧张的问大师。
    「那倒是不用,只要改改风水就好,只是你们长期住在这屋子,已经有点受到
    影响,必须改运。」大师慎重的说。
    「那要怎麽改?」老公还是不放心的问。
    「首先要在玄关放一个大鱼缸,然後还要放一个大水晶在客厅,床铺的位置也
    要做改变,就像我刚刚对你说的。」大师对着老公说,我想应该是刚刚老公带着大
    师看房子的时候说的吧!
    「然後我给你一些符咒,每月十五拜拜的时候烧掉,连烧三个月就可以了。」
    大师接着说。
    「谢谢大师,只是不知道该放什麽水晶才好?大师可否指点?」老公向大师请
    教。
    「我是有一些水晶,还加持过的,只是不便宜。」大师若有其事的说。
    「钱不是问题,还请大师割爱。」老公紧张的恳求大师。
    「那好吧!就算我跟你有缘!不然这些水晶我也舍不得。还有,你们要改运的
    话,每人要准备一套贴身的衣服给我加持。」大师主动要帮我们改运,老公连忙叫
    我准备。
    「你们如果有穿睡衣的习惯,最好也一起准备,而且要准备三天分的。」大师
    见我起身连忙吩咐。
    我赶快到楼上拿衣服,老公的衣服还好准备,但是我的可就难了,打开抽屉反
    而不知该拿哪一套,只好挑一套比较素的,但是其他可就伤脑筋了,因为我的内衣
    多半是很花俏的,不是透明缕空就是花边蕾丝,想到要拿给大师看,还真觉得不合
    适,最後只好勉强再挑两套。
    睡衣更麻烦,保守的正好都拿去洗,剩下的都是非常暴露的,但也没办法,我
    只好拿一件最常穿的连身睡衣,剩下两件都是露背的丝质睡衣,其中一件还是短裙
    摆,另一件是高腰分叉的睡衣,这两套平常我都是只有在房里才穿的,准备好後再
    到女儿房间帮她们拿内衣。
    「这是最基本的改运,不过只能帮你们保平安,而不能真正帮助你们转运。」
    我把衣服交给大师,大师接过袋子对着我说。
    「而且太太你的煞气特别重,这段时间一定要注意。」大师用严肃的语气对我
    说。
    「大师!你不是说做完改运後,我们还可以有小孩吗?」老公最重视这点,急
    忙的问大师。
    「没错!不过那是转运,不是改运!」大师转头对老公说。
    「那要怎麽转运?」我好奇的问。
    「首先你们要到我的道场做净化,先去除体内浊气,然後再斋戒三日。」大师
    对着我们解释。
    「好啊!好啊!那还请大师安排。」老公听了好像放下心中大石,松一口气。
    「可以!不过净化必须耗费我大量法力,你们全家可能得分开来做。」大师进
    一步说明。
    「好啊!那要怎麽分?」老公急忙的问。
    「女的要先做,因为耗费法力比较大,你两个女儿可以一起做,不过要妈妈协
    助,还有你净化之前要做点准备,我打算帮你用最高的层次,所以你要配合。」
    最後是对着老公说,老公听到最高层次就非常高兴,连忙说好。
    「不过净化这几天有些规矩,你们要遵守才有用。」
    我们听到大师指示,都拉长耳朵仔细听。
    「净化这几天绝对要保持清静,所以不能和外界联络,然後绝对不能近女色,
    知道吗?」大师说完,老公连忙说一定遵守。
    「好!那我们去看看你公司吧!」大师便起身和老公出门,我送他们到门口,
    临走之前大师语重深长的看我一眼,我吓一跳,只能微笑以对。
    老公大概下午才回来,他送大师到机场,老公一进门就很高兴,说大师要他把
    公司结束掉,因为气势已过,不过大师说公司收起来後会行大运,而且说老公的财
    库在大陆,一定要对大陆加强投资。
    老公还说大师要帮我们看所有土地的风水,而且要我们把手上的股票全部卖掉
    。我吓一跳,那有好几亿的现金,不过老公说卖掉之後自然会有指引,最後老公要
    我下周一上台北到大师那里转运,我看老公这麽热衷也只有答应。
    老公接着急忙去打电话,不但要调钱给老陈,还要增加投资,他要买下老陈公
    司三分之二的股份,然後还打电话给营业员,要营业员明天把全部股票卖掉。看老
    公心情这麽好,我也很高兴,心想真是遇到贵人了。
    ************************************************************************
    很快就星期一了,老公从公司打电话回来,很高兴的对我说,有人要买公司,
    还开了好价钱,比预定还高多了,而且礼拜四把股票卖掉,礼拜五股票就狂跌,老
    公直说大师真灵,预料的都很准。他要我准备好,下午要搭飞机上台北,三点以前
    要到,因为大师说是吉时,我本来还很想推却,不过老公既然这麽相信,而且大师
    的建议都有很好的结果,我心想去转转运也好。
    一路上老公非常兴奋,一直要我好好和大师学习,直说机会难得,大师很少要
    帮人做净化,因为会折损大师数年修行,老公还说他已经包了一份大礼,还准备请
    求大师收他入门,我听了也只能点头赞成。
    一路上来到汐止山边,大师的道场是在山腰上的三层平房,前後都有个大庭院
    。老公敲门後,一位看起来好像是大师的弟子,前来带领我们进去,一进屋里便看
    见一个大道场,大概有四、五十人盘坐在地上听大师讲课,那弟子则带我和老公进
    到道场旁应该是接待室的房间。
    一会儿,刚才的男弟子带着另外两位男弟子抬着一个大水晶进来,男弟子告诉
    老公是大师吩咐的,老公连忙道谢,男弟子表示这个水晶山是大师特别割爱的,大
    师当初花了快五十万才买到的,还直羡慕老公福份好。老公听了连忙拿出支票本,
    开了一百万元交给那男弟子,那男弟子本来还不肯收,後来还是老公千求万请,那
    男弟子才勉为其然的收下。
    随後进来一位女孩子,告诉我们大师要我开始净化,要带我去准备,还要刚刚
    的男弟子和老公一起护送水晶回去,还特别说有弟子护持的话,这样子才能确保水
    晶的效力不会消失。老公正伤脑筋不知该如何把这个大水晶搬回去,听到大师早有
    安排,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和我道别後就走了,我看着老公离开的背影,突然有
    种强烈的感觉,想和老公一起回去,无奈那女弟子拉着我,要我跟她一起走,我也
    只好跟着她了。
    女弟子带着我穿过道场到另一边的房间,那是一个铺满榻榻米的小房间,女弟
    子要我把东西放下,然後教我盘膝坐下,接着教我一些静坐的方法,便要我开始静
    坐,还告诉我说如果做不来的话可以起来休息再继续做,然後就出去了留我一个人
    在房间。
    我照着方法静坐,没有一会儿就觉得心烦意躁,站起来活动活动再继续做,但
    是没有一次能超过五分钟,隔了半个小时,女弟子又进来了,这次和另一位女孩子
    进来,两人都穿着类似旗袍的衣服,两个女孩子表示要带我进行下一步骤,然後便
    带着我经过道场,我看到大师正带着所有弟子静坐,看了真令人佩服,没想到只是
    静坐就这麽难,真不赶想像接下来的功课我不知道能不能胜任。
    我们进入道场後方一个房间,有几张大圆桌和一整排柜子,两人要我将所有随
    身物品放到其中一个柜子,包括项炼戒子还有手表等装饰,然後当着我面锁起来,
    并且告诉我一些规定,最重要的便是不准和外界联络,还有二楼以上不准随意走动
    ,要得到大师允许才行,然後便要我先吃饭。
    原本以为是要和外面的弟子一起吃,哪知道我一个人先吃,虽然不是很饿,心
    想晚上大概没法吃宵夜吧!也将就的吃几口,都是素的,吃完後其中一人便带我上
    楼,说是大师吩咐的。
    我只好两手空空的上楼,二楼是一个个房间隔着,女弟子带我进入一个房间,
    打开门是一间和室,只有地板上铺了一条毛毯和一个枕头。我心想,该不会是我的
    房间吧?女弟子要我在里面休息,可以先睡一下,然後就走了。我看房间空空的,
    什麽也没有,也只有先休息一下了,心想老公应该会带女儿去吃饭吧,如果到时候
    女儿来这里不知道会不会受的了?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不知隔了多久,一个女弟子进来把我摇醒,说大师要见我,我迷迷糊糊地爬起
    来,本想洗个脸,不过不好意思开口,就跟着那女弟子进入隔壁房间,是一间小房
    间,有摆着香案和蒲团,两旁还有一些圆板凳,大师正在烧香,然後拿香给我,要
    我拜拜後跪在蒲团上,大师在我背候喃喃自语一番,拿起一支戒尺,在我肩膀拍几
    下。
    「你的体内浊气上升,所以第一步便是要你排出体内恶气。」大师说完又在我
    肩膀上拍两下。
    「我先帮你开窍,让你体内的浊气可以自然排出。」接着,大师要我爬起来,
    「喝!先喝下符水,如果等下有头晕的感觉就是在排毒,排完之後便会有神清气爽
    的感觉。」
    大师烧了一个符咒,然後放在一个碗里,然後要我喝下,我也不敢问大师是做
    什麽用的,便乖乖喝下,苦苦的有够难喝。
    「下一个步骤就是洁净你的身体,等一下你要到净化室去洁身沐浴。」
    大师说完便要在一旁的女弟子带我去,我一听可以洗澡,高兴了一下,毕竟那
    是我最爱的一件事。
    女弟子带我进入净化室,只有一个大木桶在中间,旁边还有一个装满水的水池
    ,女弟子要我脱下衣服,我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还是照着做了,女弟子接过我
    的衣服,然後交给我一块黄黄的东西,要我抹在身上,然後用水冲乾净再进入木桶
    中,告诉我洗完後就穿放在架上的衣服,就出去了。
    我将黄黄的东西抹在身上,滑滑的,不很油腻,冲乾净後皮肤还有一些光泽,
    虽然没有泡泡,不过还满舒服的,接着我站起来想进入木桶,可是身体晃了一下,
    头晕晕的,我勉强的爬入木桶,是整桶热水,泡在里面很舒服,还带有阵阵香气,
    头晕的感觉慢慢的消失,不过有种飘飘然的感觉取而代之,我心想,大师的符水还
    真灵。
    泡了一会儿,水变凉了,我就爬起来想穿衣服,拿起架上衣服一看,竟然是我
    的睡衣,交给大师改运的衣服,而且也没有内衣裤,实在不知该怎麽办,而且整间
    房间只有这件衣服,连毛巾都没有,我只好站着等身上的水稍微乾一点,然後穿上
    睡衣。
    天啊!这件居然是最暴露的那一件,是细肩带丝质的短睡衣,天鹅白的丝绒波
    浪,穿上後只遮到我的大腿上方,想到在家里穿这件坐下时,不小心还会露出内裤
    ,而这时睡衣底下却是光溜溜的身体,还好遮住胸前的是编织的花纹,而不是露出
    乳沟的那一种。
    勉强自己穿上,也没得选择,半湿的身体使睡衣黏在身上,我发现自己的线条
    在睡衣下一览无遗,两个乳头的形状清晰可见,不过刚刚飘飘然的感觉好像使自己
    的反应变迟钝,我发觉好像不能集中精神思考,只好开门出去。
    女弟子在外面等我,我问她有没有别的衣服,但女弟子说这衣服是大师祈福过
    的,一定要穿上。女弟子带我进入另一个房间,是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面只有
    四个烛台点着蜡烛,我松了一口气,至少可免除自己一些尴尬。
    「师兄妹都走了!我可以回去了吗?」女弟子问大师。
    「嗯!你可以回去了!」大师对女弟子说,我吓一跳,那不就变成只剩大师和
    我?!
    「来,你背着我坐下!」大师命令我坐下。
    「我现在要运功帮你将浊气清乾净!你要集中精神。」
    大师接着两只手掌压在我背部,我颤抖一下,接着好像武侠片一样,只不过大
    师的手不停的颤动,我的上半身也轻轻的抖动,然後大师的手在我背部四处拍击,
    最後两手放在我的腰下,我没有感觉到有什麽气流进入身体,不过大师这样拍击好
    像按摩一样,倒是非常舒服。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