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女押车员的激情

    发布时间:2019-10-03 08:43:42   


    6月的天气在我们这个城市显得那么热辣,空气中散发着让人窒息的烟尘味。枕头边的闹钟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一看钟,已经10点了(不好意思,本人喜欢睡懒觉)。哎,今天又要出差了,去县里面处理一些业务上的事情,起床洗簌完毕收拾好出差用品直奔汽车站。刚好10点半的车,不知道是我今天运气好还是怎么,全车已经坐满了,这时候在押车员的位置旁边有个死胖子突然有急事走不了了,要退票,正好便宜了我,晚到还坐个头排。

    该检票了,可我旁边的位置还空着,正在纳闷的时候一个女人出现在车门外,人还没看到就听到一声沙哑的叫声说:“不好意思,刚才有事耽误了。”

    司机师傅大叫到:“还不快点,要开车了,快检票哦。”

    这时候那女人已经上到车上就站在我面前,小声说到:“票拿出来。”

    我抬头一看,呵呵,这女人声音不是很清脆,模样还不错,也没细看就掏出票来。在这空挡我狠看了她几眼,齐耳短发,有挑染的颜色,鼻子尖尖很高挺,瓜子脸,薄薄的嘴唇但很红润,由于长期在车上的原因,脸庞的皮肤透着阳光留下的颜色,显得不那么白净,但也不黑,给我很健康的感觉。

    “大哥,请收好票。”女人的声音打断了我,女人从我身边往后走继续去检票了。

    我忍不住望后面去看她,从背后看女人的身材很好,一条粉色及膝长裙穿在她身上勾勒出她全身的曲线,细细的腰,仿佛可以盈盈而握,紧实而丰满的屁股曲线在我眼里跟她的身材简直是绝配,我心里暗喜,这么一个美女将在5个小时里陪我一起走完这次旅途那真是美妙,好好等着吧,等她检完票就会在我身旁陪着我了。

    10分钟后检票完毕,美女走了过来,我已经故意将腿伸的很长,挡住了她进去的路,女押车员走到我面前,看已经没路,就对我说:“大哥,麻烦你,我进去。”

    “哦,不好意思。”我收回了腿。

    她侧着身体进去,坐在我旁边,说到:“师傅开车吧。”

    终于我的美妙之旅开始了。

    汽车慢悠悠的在城里的路上行驶着,车里的人好像很兴奋的的吹着牛皮,而我时不时的转过头去看旁边的窗户,每次都用眼角的余光扫视旁边的女人,可她好像很习惯了旁边坐着陌生的男人目不斜视,根本不知道我内心的紧张和渴望。

    我心理盘算着,找点什么话题来跟她搭腔呢,毕竟如果想泡她还是要男人主动的嘛。但又怕碰个钉子,心理象打鼓一样做着斗争,最后还是决定再等等,时间还长。没有语言的交流,但也不能不做点什么。由于位子的距离很近,车子摇晃的时候难免会有手臂的接触,但她好像并没有把手臂收回去的意思,这给了我一些胆量,我把屁股往她那边挪了一点点,而这一点点将增加我们手臂接触的机会。每一次接触就能感觉到她的体温和光滑的皮肤,这种感觉催生我下面的不安分,小弟弟开始有反映了,在我裤裆里搭起了帐篷,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这时候我决定豁出去了,哪怕碰钉子也要去试一下,于是我鼓起勇气侧过头去问她道:“小妹,到xx县要几个小时啊?什么时候能到啊?”

    她听到我在问她,也侧过头来,微笑着说到:“哦,要5个小时,3点半左右到。”

    我看在搭腔了可不能放过机会啊,心里想到:只要你开口说话了,我还不信你不跟我吹下去。

    于是就东一句西一句的跟她海吹起来,本人做了多年业务工作,也算见多识广了,听到看到的奇闻逸事也不少,在吹牛皮方面还比较再行。

    聊了一会我从包里拿出一袋瓜子撤开封口递给她说:“来,小妹,吃瓜子,反正很无聊。”

    她笑着说到:“好,谢谢。”

    我们边吃瓜子边聊着,她在我的引导下告诉我她叫张艳,30岁了,老公也是司机,由于是错班经常老公跟她见不到面,一个月只能是休息的时候才能在一起几天时间。我听了她的情况心里有了点底,看来有戏。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我回头看了一下车里的情况,由于这时候已经是中午,加上天气很热,车上的乘客很多已经在打瞌睡了,显的很清净。我们经过两个小时的交流已经算熟悉了,我胆子也大了。

    我决定结束聊天,对她说:“哎,好困啊,想睡觉了。”

    她说:“你睡嘛,到了我叫你。”

    我就闭上眼睛佯装开始睡觉,其实我哪里睡的着嘛。过了大约十分钟我看差不多了,就慢慢把头往她那边靠,正好靠在她的肩上,她以为我睡熟了也没在意,就这样我的头靠在她肩上,嗅着她头发上所散发出来的香味还有女人身上独有的味道,那真是一种享受啊!

    不时我睁开眼睛看她在做什么,好进一步动作,果然,由于没人和她聊天了,她也觉得无趣,再加上这个时候是人最容易打瞌睡的时候,她也开始打瞌睡了,我们的头几乎都靠在一起了,我看机会来了,我把头抬起来,轻轻的让她的头枕在我的胸前,用手从后面搂着她的腰。这时候由于姿势的改变,她的领口在我眼前已经完全向我展开,我可以很容易的就看到里面的春光。

    她的皮肤那么白,跟脸完全是两个颜色,白色的胸罩包裹着她的乳房,好像罩杯根本就包不住她丰满白嫩的乳房,深深的乳沟让我感到眩晕,我没想到幸福来的这么快。

    我的手开始不安分了,在她的腰上开始轻柔的抚摩,虽然隔着裙子但还是能感觉到成熟女人柔软的腰际和腹部。我将手慢慢移到她的大腿上,一点点的将裙子往上提,渐渐的白皙的大腿已经露出一大半。

    我害怕有人看到,四下看了一下,在我视线范围的乘客这时候都在梦中呢。我的色心更大了,又手在她白皙圆润的大腿上抚摩着,张艳好像动了一下,似乎感觉到我在抚摩她,我停止了抚摩动作,把手搭在她腿上,但她又没动静了似乎还传出轻微的鼾声,仿佛是在鼓励我进一步行动。

    我已经不满足这样的抚摩了,我把手抽了回来将她的裙子后面从屁股下面扯了出来将手垫到她屁股下面,让手掌去感觉她丰满紧实的屁股,那是我最喜欢的部位。我手掌在她屁股下面的活动空间不大,只有用指关节活动轻捏她的臀肉,这种偷的感觉那可比跟女人直接搞来的更刺激,我的鸡吧已经涨的满满的,心里想着要一下从后面顶到她的阴道里。我的另一只手这时候也不能闲着,在她乳房上也开始上下其手,我目测乳房起码有36c罩杯,真是一个尤物。

    在我两只手的逗弄下,张艳的身体有了变化,我明显可以感觉她起伏的胸部和心跳的加速。但她还是没醒,我也继续着我的动作。但还是不敢有更进一步的动作,毕竟现在敌情还不明朗嘛。

    我的手在这样的姿势下有点吃不消了想把手抽出来歇一下,刚抽出来她突然醒了,还好我没在侵犯她,她抬起头来脸红红的,掠了一下头发,不好意思的说:“刚才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不好意思,靠在你身上了。”

    我笑着说道:“没什么,看你睡的那么香,我想你睡的舒服点,所以让你枕在了怀里。”

    “你不介意吧?”我用试探的口气问她。

    她反而很歉意的说:“没有,是我把你压着了吧,害你没睡好。”

    我见她这么说,胆子更大,就调侃的说到:“哎呀,怎么这么说,有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枕在我身上,别说这会就是到站我也心甘啊。哈哈!”

    张艳听我这么说脸上流露出一丝害羞的表情,这就是良家妇女啊,跟风尘女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她娇羞的表情简直把我魂都勾走了,这时候我还真对她产生出喜欢的感情。

    她翘了一下嘴说到:“大哥,你取笑我啊,我哪里是什么美女哦,都是当妈的人了。”

    我说:“呵呵,当妈的女人是最有味道的啊,比起那些小妹妹来更有韵味,女人在你这个年龄是最有味道最吸引男人的。”

    张艳睁大眼睛说:“你很了解女人哦,有很多女朋友吧?”

    我说:“哪里哦,婚都接了,哪里还有女朋友哦,如果你可以当我女朋友的话,我到是很高兴。”

    这时候我们的话题也向男女之间展开,她也更放的开,当然我们谈论的声音很小。从她的语言里流露出她对性的渴望,我问她:“到站后还有事情吗?”

    她说:“没有。”

    我说:“那我们晚上出去玩,反正我在县城里也没多少熟人,也是一个人,大家一起去走走。”

    她说:“好,我把帐目交接完了就给你打电话。”

    于是我们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我心里想着,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啊。

    汽车还在平坦的路上飞驰着,我的心早就飞到县城了。汽车终于到站了。

    我们分手道别。我以最快的速度在城里开好房,洗了澡,换身衣服,然后出门。估计她的事情也该办完了,就拨通她的电话,问她:“事情办完了吗?”

    她回答:“嗯,完了,正要给你打电话呢。”

    我给她说我在什么地方等她,她说:“好,我马上就过来。”

    10分钟后一辆的士停在我面前,她从车里出来说:“这么热的天,让你等真不好意思。”

    我说:“还好。我们去走走,刚坐了几个小时的车该活动活动。”

    张艳说:“好。去哪里?”

    我说:“前面广场嘛,那里树多,晒不到太阳。”

    我们就紧挨着边说边聊向那边走去。到了广场聊了会我觉得该做点什么,让我们的距离更近点。

    我说:“张艳,你的手指好漂亮啊,肉嘟嘟的,又直,给我看一下啊。”

    她说:“有什么好看的嘛?”

    但嘴里这么说却把手伸了过来,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我把她的手握在手里,用拇指轻轻的捻着她的手背,边看边说:“你的手好细滑啊,在家没做家务吧?”

    她回答说:“嗯,一般都是婆婆妈做。”

    我继续挑逗的说:“这么光滑的手抓着真不想放了,感觉真好。要是就这样一直握着你的手多好啊。”

    张艳显得有点害羞了想把手抽回来,但我不放,我说:“别急嘛,让我再握会好吗?”

    她也没再往回抽,这就是默认了。我继续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也上来了在她的手背上抚摩着,还念着,真光滑,像是在品位一件艺术品。

    这时候她娇羞的说:“摸够没的嘛?”

    我看看时间说:“已经6点了,走,我们去吃饭。”

    她点点头,我起身抓着她的手,她已经默认了我这样,我就牵着她的手这样走着,仿佛又回到了我的初恋。我对她真的动情了,一丝爱意油然而生。

    我们去吃了火锅,这样的大热天吃火锅是我们这里一大嗜好,吃完后全身畅快淋漓,那种感觉是其他省份没法体会的。

    我问张艳:“热不热?”

    她说:“好热啊,都出了一身臭汗。”

    我调侃到:“是吗?我闻闻看是香的还是臭的。”

    她娇骂到:“你少来。”

    其实心里不知道多想。大家互相对笑。

    我说:“走,去我住的那里歇一会,吹会空调,把臭汗洗一下,凉快些。”

    张艳说:“远不远啊?”

    其实这话已经告诉我她愿意去了,只是不好直接说出来而已。我们打了个车直奔我住的地方。进了房,我脱掉外衣一下躺在床上,大叫到:“好舒服啊。来享受一下。”

    张艳说到:“去你的,我才不。”

    说完就进了卫生间。我猜是去小便去了。我在外面享受着她在里面小便时发出的嘘嘘声,像美妙的音乐让我产生无数遐想。

    过一会她从里面出来,我问她:“空调温度还可以吧?”

    她说:“还行。”

    我把电视打开,对她说:“你去洗一下啊,刚才吃饭流了那么多汗。”

    张艳好像也很懂的起一样,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其实女人打算跟一个男人单独相处已经准备好应对该发生的事情。但她还是故意说了一句:“不许偷看哦。”

    我说:“知道啊,我又不是流氓。”

    张艳再次进入卫生间不一会里面传来哗哗的水流声。我知道这时候她已经脱光了,心里盘算着,该一窥春光了。

    我悄悄的走近卫生间轻轻的扭了一下门锁,呵,没锁,我慢慢的扭开锁卫生间的门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缝隙,但我可以一览里面的春光。一个成熟女人的身体就在我的眼前,张艳身体上已经抹上沐浴液,双手在白皙丰满的身体上来回搓动,泡沫沾满全身,在灯光的照射下,她的身体更加显得白皙光滑,她背对着我的视线,1。60米的个头,匀称浑圆的双腿忖托着丰满的臀部,她的臀部很厚实,两边不是那么宽,但有高高隆起的臀峰,这种臀部可是我向往已久的,看着她的臀部我的鸡吧开始发硬了,女人的臀部对我的诱惑最大。我用手不自觉的开始手淫,期待着在她后面插入。

    突然她弯下腰去清洗腿部,这样丰满的屁股就翘着对着我,显得更大了,仿佛在迎接我的插入。这个姿势让我看到了她两腿间的小蜜桃,从后面看由于没有阴毛的阻挡更清楚,两片肥厚的阴肉夹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桃型,中间的阴缝清晰可见,水流顺着屁股沟往下经过阴缝流下来,让我谗的真想去喝两口。

    欲火在我心里燃烧我已经有点控制不了了,我索性把门打开,但她一点也没发觉还是被对着我,我走近她,轻轻说到:“小艳,我们一起洗吧。”

    她听到我的声音转过声来,抱紧胸部,但又想下面也裸露着,赶紧又放下一只手去捂下面,那种不知所错的表情我现在还记忆尤新。

    她红着脸说到:“你怎么进来了?”

    我笑着说:“你叫我不要偷看的啊,我现在是在明着看嘛,没违反你的话啊。”

    张艳已经羞红脸,也没再多说。女人不说话也就是默认了。我也不客气,把裤子脱了就抱着她,激情在我们之间无声无息的激发,卫生间里散发着越来越浓的情欲气息。水加剧了这种气息的蔓延。我从后面抱着她赤裸身体,鼓胀的鸡吧顶在她肥硕的臀沟里来回磨插,我并不急于马上插入,我要充分享受激情前的游戏。我的双手环在她的胸前,双手抓着她36c的乳房,借沐浴液的润滑用力挤压,手指捏着两颗紫葡萄样的奶头捻动着。

    张艳在我的挑拨下情欲也在快速高涨,嘴里发出轻轻的哼声,扭过头来亲吻着我的嘴唇,我们的舌头绞在一起,互相吞食着对方的舌头,我的鸡吧在臀沟里的磨插让张艳的阴道开始湿润了,感觉到粘粘的阴液开始沾满我的阴茎,我抽出一只手开始抚弄她的阴蒂,她的阴蒂很突出手指很容易就触到,刚碰到,她的身体产生了抽搐,反映很强烈,嘴里的叫声变大,我继续向那里进攻,随着手指的不断刺激,阴蒂变的更大了,张艳的呼吸更急促,身体的抽搐次数也越来越多,阴道里的爱液已经充满了阴道,随时做好迎接我的鸡吧的插入。

    我问她:“下面痒吗?想不想鸡吧插进去?”

    张艳扭动着身体喃喃的回答:“我下面好痒,你摸的我好舒服,人家都流这么多水了,好想要你的大鸡吧。女人在这个时候都不会是淑女了。”

    说完,转过身来用手握着我的鸡吧,我的鸡吧本来就大,在她手里还有很大一截在外面,紫红龟头流着口水瞪着她。她蹲下身去。把我的鸡吧一下就放到嘴里,为我口交,我的鸡吧在她嘴里感觉一种温暖的感觉,她的舌头上下舔着阴茎和龟头的连接处,那是我最敏感的地方,我的屁股不由夹紧。她的吹萧工夫真不错,舌头在我的鸡吧上翻滚,一张小嘴吞吐套弄着我的龟头,甚至还来深吼将我的鸡吧全根没入。有几次我故意深深的抵进她喉咙深处,让她感到窒息,由于太深她干呕几下,鸡吧带着她的胃液从她嘴里抽出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