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女学生人口普查员家访遭强奸

    发布时间:2019-10-03 08:43:22   


    我叫Icy,英文名是中学时改的。因为我发觉原来你对男仔越高傲,就会越多男子追求你。所以我中学时变得越来越高窦,女同学们睇不过腿叫我冰箱美人,之后我索性改名叫 Icy,摆明 cool 给你好看。我平日好少笑,但男人却偏偏好钟意逗我笑,以令到我笑同追到我为荣。

    我今年入大学啦。刚刚暑假热到死,只想在家中看书及听歌。不过当日细我一年,样子生得同我一模一样的亲妹妹要和她的猪朋狗友上大陆游玩。她求我代她去做统计:因为今年举行香港人口普查,香港政府会请学生们作临时统计员上门作家访。

    临时临急不知如何请假。她说我们两姐妹生得一模一样,我代她做一日一定无人知。其实当天我今晚上我还有要事,就是要出席学校谢师宴。

    不过在她好有心机的讲解,她是被安排在九龙塘区的高尚住宅区又一村里做。在整天的不断死缠烂打左下,加上我也很爱我就个小妹子,就答应帮她。

    当日我计好时间,家访后应该可以赶及出席谢师宴。

    走到洗手间换,拆开新的包装,把新买的两截式透明丝袜,慢慢穿至我自己相当引以为傲的大腿,内里是着小晚礼服,裙子用细细的腰带轻轻系住, 换好她的人口普查员的T-shirt套在外面,踏着高根鞋,跟着将长发扎起马尾就出发。

    她虽然同我一样样,但 size 就细我小小。所以着上她那件制服,件t-shirt捆我胸部好紧,我个人虽然高高瘦瘦,但是胸都也不小,所以这样捆着成个胸都好似好突出;在瘦长的身体中,引人注目的是从腰际下一直到屁股的曲线,行出街好多男仔望住。

    “统计员呀,我可以上来做访问吗?”有个男人好似未睡醒的声应我。

    “哦…………”

    “叮当、叮当、叮当、叮当”又按好耐门钟才有人开门。

    “统计员呀,可以做访问吗?”

    一个睡眼星松的男子好耐才来开门,一开门就闹人“访问那么烦呀,又推销什么东西呀!阻住人睡觉!”

    我这个人最不忍得,佢一闹我就好庆,忍不住回敬他“是政府的统计,每个市民都有责任帮忙,先生请你合作。”

    他在防盗镜看了我一眼就开门话“快些入来问完等我再睡啦。”

    他开门之后双眼突然有些放光,可能我靓啦。我已经习惯,好多男仔见面都会这样放光。我无理佢。我理直气壮般行入去,希望快些做完这最后一位,之后就出旺角出席谢师宴 party。

    坐下后我一就开始人口普查的访问,人口普查的问卷有分长问卷和短问卷,可恶的是安排他作长问卷的访问,给了他很多时间一边答一边望住我个胸。

    我边写问卷答案,发现他回答的反应后慢,要我问完又问问几次先回答我。

    我见他像听不清楚,自然反应就越讲个人越向前,他突然伸一伸手,成个手肘轻轻力撞落我个胸。

    不知他有心定无意,我高傲的性格又出来啦,忍不住又闹他“先生你可不可以尊重些。”

    他笑笑口的话不好意思。我觉得她笑得很猥琐,不太想回应。

    跟着他突然起身行去厨房,然后倒了一杯水出来问我有无口渴。访问员守规不会胡乱饮陌生人的,所以说不用。

    但他都要推杯水过来,还离谱到扮不小心将水倒在我胸口,我那件浅绿色的制服即刻湿透,灯光照射下依稀还能看到胸部的轮廓。

    “对不起,弄湿你的衣服,这里又没有其他人会来,先放在旁边晾干,待会要出去时再穿就好了。不用客气脱下来吧!免得着凉感冒啊。 ”

    我不假思索弹起身同推开他,我肯定他心怀不轨。不料他给我一推,脸碰到旁边的桌子,整个人跌在地上,坐系地下好大声的叫痛。

    他还恶人先告状,“你有无搞错呀,你推跌我跌伤条腰呀,我要投诉你呀!你叫什么名字呀你!我要投诉你呀!”

    明明是她想搏我蒙重话要投诉我!我一庆就立即冲口而出“好呀!有种就投诉我。我叫关恺仪,你现在去打电话投诉我。”

    他好恶的说“关恺仪,我一定要投诉你,我脸还流着血呢……”他突然眼睛好阴森的闪一闪,“唔……刚才见你证件明明写名字是关恺文,怎会叫关恺仪……”

    死啦!我讲出自己的名,而不是证件上妹妹个名!我个心好慌,即刻口窒窒的话:“无……我叫关恺……文……几时话过关恺仪……”

    他慢慢起身行过来,“哦,你一定系冒认他人来做统计,你死定啦,犯好大罪……”

    我好惊他行过来,更惊他讲的说话,所以我口震震的说“这个访问都做到差不多啦……我走啦……”一路讲一路急急脚的行去门口。

    他突然扑过来,一手抓着我的制服,从制服上也能感觉到乳房正被握在粗糙的手掌上,他说话越来越露骨,“不要走得那么快,我弄湿了你,你这样全透着出街好危险,最少帮你抹干先啦……”

    我真的好惊,从来只有男仔锡我氹我,无人如此粗暴的对我,我被他一手摸我右胸,一手揽住条腰,吓到我全身全身颤栗着直摇头,双手抓着正侵犯我胸部的大手,抗拒的让他再更进一步。

    “不要啊……求你让我离开吧……”

    我惊到一边被迫比佢抓住胸部,搓下搓下,一边哇一声喊了出来,而我的挣扎哭叫更激起那禽兽不如的衰人更强烈的欲望。

    他好淫秽的捏我个胸,笑着说:“都未干……等我尽尽我市民的责任帮一帮你啦……”

    他还一边大力捏我个胸,捏到我好痛,“呀妹你个波都好大呀……究竟关恺仪个波大,还是关恺文个波大呢…哈哈……”

    我发狂用力一脚踢他上五吋下五吋,可惜给他避开,但他已经放开左双手。我趁机拼命跑向门口,但始终都系不够个男人快,比佢扑左过黎双手揽实我的盘骨位,我双手伸向后拼命想推开佢,但都不够力。

    我一方面要护着胸部,一方面要挣扎抵抗着那衰人对下体的侵犯,过没多久便气喘嘘嘘的。

    “啊…已经到裙底里面了……怎么办……”

    我抓着衰人准备进攻的双手,心中想发出声来阻止,可是他的手却来回抚摸着大腿,而且还慢慢的往上面移动着。

    “不行!不可以的!!不要啊……”

    他的手终于通过我单薄布料的内裤边缘了。我今日因为天气好热,只是着一条好薄的棉裤,这样同直接搅我下面无分别!之后一手大力抓落我下面。

    我好惊的大叫,“好痛呀……”

    一边用手大力捏我下面,从来无人这么大力捏我的私处嘛…个个都应该锡住它好温柔的对我……呜……

    “现在是关恺仪定关恺文叫呀……哈哈…”

    他在我耳边呵气,舌头就吻落我耳珠了,下面就摸到了我的小豆豆,我来不及控制不了生理反应,有点不自主的全身一震。

    他正要大力扯烂我人口普查的制服,我突然好惊,我扮呀妹做统计员不可以令她有事,所以推他的手都软了少少,“不要!不要扯我的制服!”

    就这样,他好轻易把我的双手拉高,顺利的脱掉我的 T-shirt 制服。他一见到我的底胸吊带长裙上身,好淫贱的话:“你好姣呀,还不是想勾引我?嗯……”

    我真系好惊会影响个妹,自发性的不敢再大叫只系一边喊住的说,“求下你放过我啦……呜……我今晚要去谢师宴……”一边双手明知不够他力大都无助地推佢。

    “好吧,你给我摸下,我就不去告发你啦,”他一边搞我,一边重要讲淫贱的话“你个屁股好有弹性,你个西好暖……好似湿了呀,系咪有 enjoy 呀小妹妹。”

    此时我双颊通红,杏口微张,脸向后仰起,身体弓了起来,自己伸出手想推开他的头,“唔系呀……无呀……呜……”

    个衰人突然捉实我条白色底底,下身感到一凉,从上到下一下就除左我条底裤,经过高根鞋褪下到脚踝。但是他不再揽实我,我就搏命跑向门口。

    可惜我的高跟鞋令我跑到不快,一到门口他已经扑左上来,就好大力一手将我双手扭向身后,令我无得再推他。再熊抱我边一手搓揉我胸部一边去他的房间,我怎样反抗都不行,更大力地抛在他床上。

    我都未定神,他整个人坐上我个肚,扯下我裙上的小腰带,蝴蝶结松开了,捉住我其中一只手,绑在一边床角。我怎样踢他都不够力。“你一入来我都知你大波,估不到还那么好手感,以你个人这样的高瘦,真系极品波,嘿嘿。”

    跟住用好大力的又搓又捏,令我好痛,我忍着不叫痛,个衰人见我突然不出声,好兴奋的话:“我就系中意你这个冷冰冰的样,同我以前老细个高窦秘书一样,你还着了礼服来,连胸围都穿通花黑色的。等我慢慢同你玩,一定可以溶解你,嘿嘿。”

    我听到个心好寒,但是都已经比人绑实……他讲完就行开,难道他会放过我?

    我望住他原来行去打开我个红包工作袋,我大叫“喂,你不要搞我带来东西,你想怎样!?”

    他一路睇我袋里的东西,一边笑淫淫:“闹啦闹啦,我都好中意你闹人的样子……哦,见到啦,你身份证叫关恺仪,都话你冒充啦,英文名叫 ICY 的好听呀,衬晒你。”

    那衰人不继翻看我的银包,我大叫“喂!够了没有!你想点呀!”

    他从相片上下打量,露出好色的笑容。“这张相两个个样都很似你,这个是妹妹吧?哦…他就是叫关恺文啦,怪不得你可以冒认她啦,你们都很漂亮啊。”

    看着他笑淫淫的望住妹妹的相,“OK,不如打比你个妹,告知她你两个的丑事被人揭穿,叫埋她一齐来好玩啦,把我的肉棒插入她的阴户里,她一定高兴的快疯了。”

    我好顺口就讲:“你不要打她的主意!她去了大陆你找她不着,她明日回来时你已经比警察拉走啦衰人!”

    她拿起我的手机一路行过来一路讲:“你妹妹还装出乖女孩的样子,殊不知那么烂玩,相信读书成绩也不会好得多,是否又是你去帮她去考中学会考的呀?”

    衰人果然料事如神,但我当然矢口否认。

    “疯子,你不要乱估,生安白造!”

    “不要那么恶,嗯,有妹妹电话号码喎,我通知你们已经事败啦。 ”

    我发狂的吼叫:“你够胆搞我妹妹同你死过!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哈,你不想搞她就不搞啦。”

    那衰人好似睇穿我不敢给妹妹知道出事,竟然真的打电话给她(佢有漫游)“你不想关恺文挨告,今晚又可以出席你个 party, 就同阿妹报个平安啦。”跟住开了 SPEAKER 放个电话在我头侧边。

    我又激气,又惊,又怕连累阿妹,都不知怎办才好。

    “喂,家姐找我呀?”

    我妹见到来电显示一接就知道是我。我好矛盾,好想大叫阿妹找人救我,但又怕连累她“系……”我好担心的回应她。

    “做紧咩呀?今日代我做统计员有无问题呀?”唉……她还要全说了出来,我好无奈,但决定了不会让她知我现在悲惨的处境。“无……无问题。”

    个衰人见我无求救,双眼淫光毕露,脸不停的在带着汗湿和体温的腋下磨蹭。

    这让我的脸颊泛红,一方面是羞耻,一方面是反感。自己做人口普查的访问不停的走访各家各户,被制服包裹的腋下必定累积了不少汗水,而眼前着个变态的衰人却毫不在乎的嗅我的体味 ,那湿润黏滑的舌头在自己的腋下游走,感到恶心与害怕。

    另一边他的手另一只手,开始解开深蓝色丝质吊带长裙晚装的背钮,我不停颤抖,缓缓穿入直到我的波底,托住我的 33C 乳房,再一手伸入我那件无肩带式的黑色胸围里,大力的楺我的胸部,我呀一声叫了出来。

    “什么事呀家姐?”我忍住给他揉我个胸的痛苦同羞耻感,尽量用我平日COOL的语气话:“无……我跌了一下……”

    他在我耳边呼气,开始在亲我的颈,我的颈十分敏感,是我的性感带。当时脑海一片空白,咪起眼,我感到我呼吸开始急速,但我知道不可以让这些事发生,上身拚命在床上往后移动,希望可以抵抗过这艰难的时刻。

    个衰人得寸进尺,手在我的胸围内肆意揉搓起来,食指和母指已经一时大力一时轻力的在撩着我的乳头,人家最敏感这在这里,我全身好似触电般,忍不住细细声呀一声叫左出来,乳头也渐渐硬了起来。

    我在用力挣扎,希望挣脱开来,可惜怎也不及一个男人大力,捉住我低胸晚装,用力一扯便将吊带撕开。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对蕾丝花边的胸围紧勒着的双峰。

    “你无事呀嘛家姐?”

    粗暴的将胸围扣子扯断,曾经贴着自己乳沟的漂亮小扣弹落在床上,粉红色的乳晕也就展露在衰人的眼前。取代胸围覆盖在我的乳房上的是衰人的臭嘴,他正满意的低下头去,张口含住了一只尖挺的乳房。

    我的乳房就给捏弄得又涨又红,但乳晕居然产生了兴奋感,我忍着那种羞辱同被迫的快感,尽量平静的自己咬牙苦撑着“无……撞到个心口好痛者……呀”

    那衰人还要用嘴咬我咬我的乳头,我就像触电了一般弹跳挣扎起来,不过衰人用力的压住了我,并且继续捏我另一边的乳房。小乳头平时和妹妹共同洗澡时摸下都痛到呀呀声,“呀………”

    “哦…撞到心口者…”兴奋感同时冲击着我的意识,忍不住浑身颤栗,啊啊!阴道也因为刚刚从乳房传来的快感而散发着湿气。

    “我还以为你比人摸着你对大波呀,哈,乳房上那两点小小的粉红的乳尖,挂不挂着我的爱抚呀?挂不挂着我一口含住了你的粉红色小乳尖,用舌尖不断舔着,又不断吮吸的感觉呀?哈哈。”

    听她在电话上讲出我俩的小秘密,一边感到衰人掀起我深蓝色的吊带长裙,手不断的出力要向我的禁地伸出,抚弄被透明丝袜紧裹着的大腿,不断用指头顶我粒阴核,尿道及后庭被他侵犯着不断的磨擦。

    羞辱一波一波地冲击着我的自尊,觉得自己快疯掉了的恐惧及羞耻、屈辱心,让想大声地叫出来。我忍不住眼泪流出黎,但是都无喊出声给那衰人睇和给呀妹知。

    “无什么事,你……嗯嗯…嗯…嗯……”

    我刚刚想叫佢收线,个衰人竟然好快手解开自己的裤扣,用手捉实我个头,用下面夹硬插入我个口,我即刻嗯嗯声,从来无人这样的粗暴夹硬插入我个口作口交,我觉得好羞耻,脸左右的扭着,但是最后抵挡不了。

    “家姐?家姐?”个衰人将他条臭肠在我口入面拨埋一边,让我有小许空位说话。

    没有让我拒绝的机会,只好被迫含住他的阳具说:“无………我食紧野……下午茶……”

    我很想一口咬下去,其实这次人口普查的事被揭穿我并不觉得可怕,但可能连带冒充阿妹之前去考中学会考的事就有机会被查出来,我和我妹的前途就完了,只好屈辱的接受这污秽的脏物。

    我决心不要连累阿妹,及我自己,亏妹妹还笑得出,笑住话:“哦……怪不得好似含住条肠讲说话的啦。”

    妹妹越讲,个衰人看着我委屈的样子就越兴奋,阳具越来越粗,不断又抽出又插入个口,更加大力顶入我喉咙,硬捅着我那娇嫩的小嘴。

    “嗯嗯…嗯!…嗯!”

    我皱着眉头,无助的槌打着他,努力的想把那恶心的东西吐出,但他越插越大力,顶住我喉咙好辛苦,无可能不出声,被迫不断嗯嗯声的大叫。越叫个衰人越兴奋,重要好贱的话:“都话要溶解你的啦,真系好HIGH呀家姐!”

    “刚才的嗯嗯声呀。哈,好味到嗯嗯声呀?你知不知道你的坏习惯呀?一食到好美味就嗯嗯声,哈哈。”

    因为衰人条臭肠塞到真系好辛苦,开始呼吸困难,我心想不要再戏弄我了!怎么这么过份!我快将之休克之际,衰人就抽返条臭肠出来。我已经挣扎到全身都无气力。

    “无特别事就不讲那么多呀,漫游贵呀。你比心机做啦……锡晒你呀家姐,bye bye。”

    “啊…这…这这?不…不要……那里…不可以……不要啊!”妹妹一收线我就忍不住叫了出声,因为突然觉得一根粗烫的棍状物直接地在无防备的大腿附近抚弄着。

    “哎呀!不可以的,不可以这样!”我非常害怕,颤抖地尖叫着,男人拖动着肉棒,正对着我露出来的粉红色肉芽上上下下的摩擦着。

    “不要啦!!拜托你,这件事就饶了我吧!不要啊啊啊……”

    下半身被紧紧的扣住,我左右舞动着脑袋,想办法紧闭双腿来抵抗着来为了保住自己最后的防线,但这样的抵抗根本就起不了作用,还是上下同时配合着把肉棒再伸进了我的大腿中间。

    “扮不扮到冷冰冰呀,哗哈哈哈,我要插爆你个冰山美人,等你臭寸呀拿!”

    “我……我不会让你污辱我的…… ”

    此时我脚上还穿着黑色的绑带高跟鞋,左腿翘起搭在他的肩头上,右腿支起微微曲在胸前,白色的内裤挂在右脚脚踝上,深蓝色的裙子全都卷在腰上,挣扎的身体已经感到衰人双手正来回不停地上下抚摸我的大腿内侧。

    “怎么可以让衰人……”

    还没等及我的反应,突然下身的肉缝一阵剧痛传来,衰人腰一挺整个龟头终于没了进去,我不堪受辱痛的泪眼滚滚,我的处女之身难道就要这样毁在衰人手上吗?

    “不要……好痛……好痛……快拿开!”龟头正强硬侵入到小小的蜜穴之中,我惊恐着扭动的屁股。

    狭窄的口传来阵阵的撕裂般疼痛,向身体散播出去,再慢慢传到我脑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